风起中文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玄幻 言情 七夕
查看: 181|回复: 0

诗小说三首:不要惹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12 13:29: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不要惹她


不要惹她
她是个好人

不要惹她
她已好得不能再好

不要惹她
不要把她逼成坏人

不要惹她
可你偏要惹她

你摸了她胸脯
还摸了她裤裆
还问裤裆里有毛没毛
惹得大家轰笑

我忘了跟你说
她昨夜就已疯啦

她对你呲牙一笑
就一手捏了你的蛋
只听两声咔嚓
千秋万代都已断种

她哭说
我就是个好人啦
干嘛都要惹我



两只麻雀


多年前的故乡下着毛毛雨
三姓圩的一条小河边
有两只麻雀打架
我坐在河边门口
和泥墙草屋一起爱着毛毛雨

我这个贱人,不喜欢烈日当空
就爱淋雨。不管暴雨
大雨、中雨、小雨、毛毛雨
让心和天地一样湿

一只受伤的麻雀   
求救到我脚边     
另一只麻雀绕着我和板凳
就像荆柯剌秦
我一直爱憎分明   经常护鸟打蛇
那一时神经短路    真怕有报应

两只麻雀从我这杀到河边
双双毛发纷披头破血流
她们又从河边的草丛杀到河中
就像一对点水飞天的侠客
可惜一个肠子露了白
另一个翅腿都已断裂
只好双双退守河边

我那年顶多二十岁
却像即将过世的老人挪到河边  
睁眼一条蛇,将那先受伤后破肚的
麻雀吞了半截
那麻雀纹丝不动
好像宁可喂蛇
也不与麻雀为伍
我的咽喉十分的哽
蛇的脖子怎么那么的顺

我搞不清麻雀的是非
只将断翅断腿的麻雀
藏于河边的土洞,盖上几棵草
合掌祷告上天,保她一条小命
我不能老守着一只残废的麻雀

不久,一只老鼠啃掉了她的头
一条蛇又张嘴于老鼠
她的翅膀和身体还在挣扎
不知有没有后悔

好多年过去
我一直记着这天象
就怕一只麻雀是你
另一只是我



梦见父亲


我一度去过阴曹
见到太多就像我们
曾经搭过的防震棚
那都是过世了的人
聚等就业或者新生
我找到了我的父亲
他坐在土炕上抠着指甲
一头乱发缠着双腿
我叫了一声    父亲
你唯一的儿子看你来了
你曾寄于厚望    岁岁年年
牵肠挂肚的儿子    看你来了
他好像不相信
也好像听不懂
他起身缓缓让坐
干枯的嘴唇嗫而无声
他接着打扫地面
一边扭头把我辨认
我也趁机打量那草棚
除了床铺就是板凳
除了板凳就是泥灶
除了泥灶就是水桶
水桶也已空空
父亲扫过地面
靠着泥灶望着棚顶
我越坐越感到陌生而且寒冷

多年后有个巫婆告诉我
父亲已生成隔壁的小哥
我亲近那小哥
他却没眼看我

许多年我住过许多地方
许多地方都有小哥
没一个可以交心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风起中文网 ( 皖ICP备12012536号 )

GMT+8, 2020-10-24 12:07 , Processed in 0.047738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