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中文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论坛关闭公告
搜索
热搜: 玄幻 言情 七夕
查看: 391|回复: 1

在中央(外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13 16:33: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中央


哪来的这一片海洋?森林,还是天上
又透亮到不存在
如果能触碰到灵魂一样的东西
那一定是一只梅花鹿
穿过茫茫之水在水之上,动荡



             月


我知道它在外面
玩一个毛线团
滚来滚去。多疑,试探
——它不知道自己就是那个毛线团
一直是自己在跃起,跌落
后翻,前扑,按住
碰响了周围摆设的瓶瓶罐罐
它也不知道那叫楼房,树林,村舍,秃山
它还没玩够
还想要找个伙伴一起玩
但是,我假装睡着了



            一株老柳树


我怎么都不愿与一株老垂柳相认
她一直低着头
数她的孩子
一直搞不清楚溜走了多少,挤进来多少
搞不清楚怎么一会穿衣服,一会长羽毛
一会无头无尾,一会又许多只手和脚
她拎起我的脖子
抻抻我的小细腿,摸摸我的头
又啵了我一下
将我挂到第七个橱窗口



            大年三十的,月亮


一个女人从远方赶来
走山路,走荒郊
避开所有人
虽然她知道就是走在人群中
也不会被人看到


她来到了我的房门前
她躬着腰。只是站在门外
并不打算进来
直到我
认出她身后的,月光
我认出她来



            向上行驶


明亮,长在辽阔的额头上
是大地上唯一可以救赎的词语
走出黑洞洞的门
起身的时候
想不起来什么可以迟疑


总是要等四路车,每个路口,每条街上
它会驮来海
在这个麻雀大小的城市里,我坚持这样认为
有那么多人同路:上来,上来,上来
这只鼓鼓囊囊的箱子
一站一站拉下去。一些人在云边停住
一些人走进更轻的房子里
一些人消失在海面上
我一直想着光洁的额头
这最初始的印象——
玻璃,车轮,树枝,楼脊,远远的山丘


一抓一大把
一抓一大把
什么呢
我伸着一双,透明的手

发表于 2019-3-19 11: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风起中文网 ( 皖ICP备12012536号 )

GMT+8, 2019-5-23 02:40 , Processed in 0.058870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