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中文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玄幻 言情 七夕
查看: 29|回复: 9

故园之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1 20:24: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故园之春


只有农历能让 那段失去的年华距离今天更近一些,只有农历才能 延缓它们衰老的脚步,也只有农历才让我怀旧的脚步,慢一些,再慢一些。
    慢慢靠近我出生地,连呼吸也被眼前的沧桑捏的很细。仿佛害怕自己每一个动作,都会让婴孩的自己嚎啕大哭,我只能站在衰败的家园门前,臆想一次久别重逢的温暖,只为这些年肆意漂泊的辛苦,能找一个合适的出口,让沾满尘世喧哗的脚步,能再次渉过时光的流逝甬道,一步步迈入洁净的童年。
那时候,我丝毫也不觉得,兔子 般出入这间土坯房是一种贫穷。而单边盖的两间土房子,最大程度为院子里的树木腾出了舒展的空间,那时候的院子里应该 有一棵很大的榆树,几棵让供蚕宝宝变成蚕茧的桑树。洋槐树是长在土墙外面的,它紧挨着土墙笔直的生长着,它也是我挨打最多的一棵树。每次沿着洋槐树,攀上土墙,再从沿着院子里的桑树下到院子以后,总会被奶奶按倒在炕沿上,用鞋底子打屁股算是最轻的惩罚。她认为我的举动是为贼指引道路,但后来我才知道,她真实的担忧是为了我的安全。那样低矮的土墙,是挡不住贼的,贼也不会来我家,我家有 一条很大 很凶的大白狗。只是这条狗后来被插队的知青逮住吃掉了。就算是没有了狗,贼也不会来我家,我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能拿得出手的除了春天的榆钱,最多也就是夏天的桑椹了。

  院子里的大白狗突然狂吠起来,不用出去看,就知道有和我一样调皮的孩子,在土墙外面用竹竿敲打我家的桑椹了。有时候,我也会加入行窃着的行列,撅着屁股爬在尘土中,争抢那些沾满尘土的桑椹吃。这时候的大白狗自然也不会再叫唤了,它只在我们旁边摇着尾巴撒欢。结满桑椹的树枝,从土墙顶上舒展出来,被一阵狠狠地敲打之后,它们就迅速挺直了被压弯的身姿,而那些没有挨打的树枝,依旧腆着脸,一副记吃不记打的赖皮模样。它们嘲笑竹竿的短小,骄傲着自己的高挑。这种骄傲的姿态,自然无法阻止我们对于甜美的 渴望,于是乎路边的土块,炭渣堆里的砖头瓦块,就立刻变成了攻城略地的炮弹,一整狂轰乱炸之后,奶奶拿着笤帚疙瘩追出来了,于是大家 飞快地做 鸟兽散开了。只留下院子里满地浪迹,等待着小脚的奶奶一个人清扫了。但那些落在房檐上,砸坏了青苔和小瓦的砖头,至今还停留在四十年前的某个时刻。隐约可见的轮廓中,有当初哄抢和逃跑的喧闹,正缅怀着树木葱茏的春天。只是它们所看见的春天里,除了人去楼空的寂寥之外,还有 那些庇佑过屋檐又被连根挖掉的树荫。很粗的榆树被砍伐之后,做出了奶奶的 棺材。洋槐树 被挖掉之后,被做成了新家的房梁,但这根房梁很不老实,它竟然在重压之下,不断地变换着自己承重的姿势,原来平整的房顶总被它拱起来, 每到下雨的时候,就会有一股股溪流从房顶上流到房间的家具和炕上。于是它又被我拆了下来锯成了木板。桑树们的命运最为悲惨,或许是因为桑和丧谐音的缘故吧,它们不成形的树干,只能被用作柴火了。如今,我游戏过的院子里,再也没有一块平整的地方了。那些拥挤在一起的,榆树,桑树和 洋槐树的后代 们,疯抢了它们祖先的 每一寸领地。就连我兔子 般出入的房门口,也 被一棵枸树蛮横地霸占了。
  枸树 们原来只生长在后院的,我记得它们有很大的一片,遮天蔽日的树荫下,是我们捉迷藏的乐土。我不明白家里为何不在后院栽种一些桑树,这样我们就有吃不完的桑葚了。但每当枸桃红红的挂满枝头的时候,这样的疑问就瞬间烟消云散了。但枸桃却不能多吃,吃多了会烂舌头。真不明白,家里那只有着巨大**的奶山羊,怎么就那么喜欢吃枸树叶子,而每天我必须喝一大碗的 羊奶里,怎么 就没有枸桃的酸甜的味道呢!那时候,我对这片枸树林子还是厌恶的,特别是在枸桃变红的夏季,除了那些果子会让我的嘴感到疼痛,最主要的还是因为那些果子而招来的鸟儿们的吵闹。特别是黑压压一大群的 灰椋鸟,它们只在我还在梦中的清晨,用很大的吵闹声,把我从甜美的梦中惊醒。当中午我拎着弹弓去找它们的时候,吃饱喝足的它们早已廖无踪影了,地上,房檐上,甚至是院子中间我喝羊奶的石凳上,只留下一大片摔碎的鸟粪。那些鸟粪是灰白略带暗红色的。仔细看看,里面满满的都是桑树和枸树的种子。如今遍布房檐上,艰难存活的枸树 和桑树的 幼苗,大概就是那些鸟儿们留下的斑斑劣迹吧!

  北国的春天来得 更晚一些,还没有真正领略繁花满树的情景,立夏的脚步便驱赶着一群青涩的果实端坐枝头了。我愿意用再缓慢一点的速度,离开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好让再也回不去的年华,像迎着第一缕春风的嫩芽。如果真的时光怜惜的我深深的眷念,我愿意 把曾经丢失的所有重新捡起来,然后用所有的柔情把它们梳理成我一生唯一爱过的,我愿意终生都躺在这份爱的怀抱里,像永远长不大的孩子。这样的愿望朴素却那么奢侈,因为,时光公正而匆忙的步履,是不会怜悯每一种站在原地,不切合实际的幻想的,就算是这中幻想是那么的唯美,但却无法让我们只活在美好的回忆里。该来的终究会来,该走的也必须离开,就像我远去的童年和在城市扩张中落败的村庄,无论你怎么留恋不舍,它们只能是回眸时,最让人驻足的一个节点。看看可以,如果站在原地,一直回头。错过的就会是更多的精彩。
发表于 2018-10-11 22:19:14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欣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22:21:43 | 显示全部楼层
院子里的大白狗突然狂吠起来,不用出去看,就知道有和我一样调皮的孩子,在土墙外面用竹竿敲打我家的桑椹了。有时候,我也会加入行窃着的行列,撅着屁股爬在尘土中,争抢那些沾满尘土的桑椹吃。这时候的大白狗自然也不会再叫唤了,它只在我们旁边摇着尾巴撒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22:22:04 | 显示全部楼层
似乎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22:23:41 | 显示全部楼层
北国的春天来得 更晚一些,还没有真正领略繁花满树的情景,立夏的脚步便驱赶着一群青涩的果实端坐枝头了。我愿意用再缓慢一点的速度,离开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好让再也回不去的年华,像迎着第一缕春风的嫩芽。如果真的时光怜惜的我深深的眷念,我愿意 把曾经丢失的所有重新捡起来,然后用所有的柔情把它们梳理成我一生唯一爱过的,我愿意终生都躺在这份爱的怀抱里,像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22:38:37 | 显示全部楼层
耐读耐品的文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0-11 22:39:05 | 显示全部楼层
晚上问好西北狼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蕴儿 发表于 2018-10-11 22:39
晚上问好西北狼老师

谢谢老师阅读点评,问候老师安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精彩的文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芙瑢 发表于 2018-10-13 21:15
欣赏精彩的文笔

欢迎老师,谢谢阅读留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风起中文网二维码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风起中文网 ( 皖ICP备12012536号 )

GMT+8, 2018-10-19 15:42 , Processed in 0.084328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