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中文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论坛关闭公告
搜索
热搜: 玄幻 言情 七夕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回复
楼主: 周邦忠

有口难言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8-21 16:17:57 | 显示全部楼层
芙瑢 发表于 2018-8-13 23:22
欣赏精彩的文笔

谢谢版主!还请赐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8-22 16:03:12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赏精彩的文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 20:56:03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赏作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3 22:37:1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作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19 21:36:0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作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9-20 10:32:27 | 显示全部楼层

少有写小小说,缺乏经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0 21:01:30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赏精彩的文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9-22 22:56:2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精彩的文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27 21:04:14 | 显示全部楼层
祝你新的一年文笔精彩多多,更多推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4 14:5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险生”是小陈给他干儿子取的名字。为啥取个不吉利的名字呢?
        初夏,一个周末的下午,我和几位朋友在江边喝茶。小陈接了个电话,随后说,他乡下的干儿子要上城里的幼儿园,请大家帮帮忙。咋从来没听说过这家伙还有个干儿子呢?莫不是……
        我斜着眼质问:“哎,你小子真找了**,还给你生了个幺儿哇?”
        大家一阵起哄,要他“如实招来”!
        那已是三年前的事了。小陈把单位领导送到大坡镇去开现场办公会,然后去镇外加了油。这天镇上不赶集,路上没几个人。返程时,看见远处路边有个衣着朴素的年轻妇女,抱着个小孩盯着自己的车看——因不认识,也就没怎么在意。谁知车到跟前,那女人突然从车前横穿过来!情急之间,小陈下意识地猛踩刹车,好险!只差10公分就撞上了!
        小陈又惊又气又怒,刚要开口骂人,那女人却抱着孩子转到自己车窗外,接连鞠躬,忙不跌声地说“对不起”,随后用闪烁犹疑的眼神注视着他:“师——师傅,求——你了,做个——好事,收个干——干儿子,好——好不?”
        小陈扫了一眼她怀中睡着的,额上有些泛红的孩子,目光停留在女人焦急的脸上,余怒未消:“你神经病啊?想死也不要找我噻!”
        “想不到你娃还会编故事!编吧,继续编!”听到这里,我煞有介事地说。
        大家一阵哄笑:
        “那个少妇好漂亮哇?”
        “你娃是不是起了‘打猫咡心肠(方言,意即未安好心)’哦?”
        不曾想,小陈却认起真来:“哥们儿些,我没编,是真的,你们听我说嘛。”
        原来,孩子高烧不退,在镇医院没治好,他奶奶说,肯定是孩子中了邪,必须要驱鬼。便跑了好几里山路,请来一个道士作法驱鬼。那道士满头白发,披挂停当,手持木剑,口中念念有词,在堂屋里上跳下蹿、挥来舞去。末了,将一只公鸡抹了喉,扔出大门,剑指门外,大喝一声:“还我魂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4 14:59:49 | 显示全部楼层
   “就是嘛,你娃要我们帮幺儿上幼儿园可以,前提是你要说实话噻!”
        “就一个发烧而已,镇医院咋个会医不倒?”
        “上次你两口子闹离婚,怕就是因为这个**哦?”
        “哎呀,我是说的真话!”小陈直着脖子,涨红着脸,双手直比划,“你们为啥不相信呢!”
        玄得刘还是不紧不忙:“陈老弟啊,不是咱哥们不讲义气,我倒是愿意相信你,你说这种事也不是没有可能,只不过嘛,你这说道漏洞百出,你得说清楚才行啊!”
        “你不老实交待,这忙不能帮!”马飞飞总是心直口快。
        “高烧的问题,我不懂医,是解释不清楚。”小陈只差没哭出来了,“至于上次闹离婚,是因为打牌输钱嗒嘛!我发誓,我绝对没说假话!”
看他那无助的样子,我实在心痛:“算了,我们还是别为难小陈了吧?”
        “他娃经常打牌输钱,咋没听说经常闹呢?” 马飞飞还是不依不饶。
        “要不,找个医生朋友问问?”
        “还是先问她老婆咋闹离婚的吧!”
        “难说,他娃开同学会闹过乱子,那次就差点被老婆开除了的。”
        ……
        正说着,几近绝望的小陈忽然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腾地从藤椅上跃起,手往远处一指——他老婆正牵着一个四岁左右的小男孩,向这边走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6-4 15:05:54 | 显示全部楼层
“险生”是小陈给他干儿子取的名字。为啥取个不吉利的名字呢?
        初夏,一个周末的下午,我和几位朋友在江边喝茶。小陈接了个电话,随后说,他乡下的干儿子要上城里的幼儿园,请大家帮帮忙。咋从来没听说过这家伙还有个干儿子呢?莫不是……
        我斜着眼质问:“哎,你小子真找了**,还给你生了个幺儿哇?”
        大家一阵起哄,要他“如实招来”!
        那已是三年前的事了。小陈把单位领导送到大坡镇去开现场办公会,然后去镇外加了油。这天镇上不赶集,路上没几个人。返程时,看见远处路边有个衣着朴素的年轻妇女,抱着个小孩盯着自己的车看——因不认识,也就没怎么在意。谁知车到跟前,那女人突然从车前横穿过来!情急之间,小陈下意识地猛踩刹车,好险!只差10公分就撞上了!
        小陈又惊又气又怒,刚要开口骂人,那女人却抱着孩子转到自己车窗外,接连鞠躬,忙不跌声地说“对不起”,随后用闪烁犹疑的眼神注视着他:“师——师傅,求——你了,做个——好事,收个干——干儿子,好——好不?”
        小陈扫了一眼她怀中睡着的,额上有些泛红的孩子,目光停留在女人焦急的脸上,余怒未消:“你神经病啊?想死也不要找我噻!”
        “想不到你娃还会编故事!编吧,继续编!”听到这里,我煞有介事地说。
        大家一阵哄笑:
        “那个少妇好漂亮哇?”
        “你娃是不是起了‘打猫咡心肠(方言,意即未安好心)’哦?”
        不曾想,小陈却认起真来:“哥们儿些,我没编,是真的,你们听我说嘛。”
        原来,孩子高烧不退,在镇医院没治好,他奶奶说,肯定是孩子中了邪,必须要驱鬼。便跑了好几里山路,请来一个道士作法驱鬼。那道士满头白发,披挂停当,手持木剑,口中念念有词,在堂屋里上跳下蹿、挥来舞去。末了,将一只公鸡抹了喉,扔出大门,剑指门外,大喝一声:“还我魂来!”
送走道士,一家人等了两个时辰,孩子的病情仍不见好转。这下轮到老汉出面,请来了算命先生,那“半仙”掐着指关节,摇晃着脑袋,一脸虔诚庄重,嘀咕了半天,才说是孩子命中注定有此劫难,须在辰时,由孩子的母亲抱着,到南边三里的公路口,摆祭品、燃香腊、烧纸钱符令、三叩九拜,再等到第一个黑色的小车来,在距车10丈之内时横穿公路,如果孩子没死,就“拜”司机为“保保”(方言,即“干爹”)——只有如此这般,孩子才可能有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风起中文网 ( 皖ICP备12012536号 )

GMT+8, 2019-6-17 19:35 , Processed in 0.133278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