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中文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平安保险商城
搜索
热搜: 玄幻 言情 七夕
查看: 721|回复: 54

浅浅的俗事(连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2 09:31: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浅浅的俗事
   俗事一

       浅浅办完事回到鸽楼似的家。关闭门户刹间,感觉现实一下子从身体里抽离出来,春风也仿佛在别处徜徉……一切有机有趣味的事物都离她而去,自己瞬间变得那么的孤单寂寞,像一只回游的鱼。
       叹口气弯腰换鞋。

       鹤发童颜的公公见儿媳回来立在卧室口怔怔地望着;个头矮小的婆婆裹着被子趴在床上对着门伸了伸头。

       浅浅一进门就开始陀螺一样干起家务来。她以为时间尚早,没有马上到厨房。
      “饭呢?中午饭你不管了吗?”丈夫升升很突兀地从他们的卧室里冲出来,当着父母面对浅浅一顿劈头盖脸质问。浅浅有点气不顺,争辩道:“家里不是还有你吗?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家……”
      “有我……我不上班吗?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 升升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到厨房瞎忙活起来。浅浅也赶到了厨房。她本来想当主厨的和平时那样,最不济也得是个帮手。
      “在家一点心不操……还指望你干啥?”升升不问浅浅出去有啥事,一味地指责、咬住浅浅不做饭迟做饭这件事不放。
      “我做饭不要你在这指手画脚……”浅浅听着听着就来气,低声抗议。
      “谁要你做!不稀罕!你滚!”升升脾气越来越暴躁,说话不留余地。好像浅浅真做错了什么不可原谅的事似的。
       一甩手,浅浅恼怒地离场。背影和她人一样单纯而卑弓。这是她的命,无处逃遁,至死不休。她努力克制、忍耐着自己。而后又低眉顺眼地讨好着这个地方、这个家所有成员,最后陷入极度没有人格没有安全感的状态,焦虑不言而喻。

       在那样一个复杂的心态里吃过下午饭。夜幕一步步走来,所有灯光被迫或自愿亮起来,给需要的人指明方向。

       浅浅规整好厨房里的一切,走进她和升升的卧室。看到丈夫正卷缩着身体在床上玩手机,对她的到来没有一丝态度上的变化,他们多年的夫妻此刻却像两个不相干的人住在一起似的,感到陌生而别扭。浅浅有点瞬间的不舒服,而后选地方坐下,和丈夫一样默默地打开自己的手机……只不过,她打开的是自己的兴趣爱好。

       偶抬头,发现丈夫升升的肤色变得黑不溜秋……很难堪,额头有明显的汗液渗出,人一个劲往卫生间钻。这样的情景几乎占据了半个晚上。

       看到升升不断调换着自己的睡姿,一副弱弱的表情,浅浅忽然想起病逝的小叔,不禁问到:“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拉肚子还是咋的?”
      “不拉。腰疼,下面疼。”升升说得有气无力,仿佛溺水之人。
      “过来,我看看!”浅浅不计前嫌地走过去,命令道:“趴下!”等升升趴在床上,她便开始为其全身实施按摩,加上自己无事时领悟的拍打按摩法。一阵拍拍打打后,升升突然说没之前那么痛了。

  俗事二

    过了半夜窗户渐亮,有丝丝凉风钻进来。
    “啊呀,你别再打搅我,我瞌睡了。”升升一脸倦意地扯过被子躺下。浅浅再看时已经打起了鼾。自己的睡意也袭卷上来不由自主地放松了警惕,一任睡意拉着自己跑。
    再次睁开眼天色大亮。听到住在隔壁卧室里的婆婆公公又在那为芝麻蒜皮的小事掐架,声音高一声低一声。今天是礼拜六,升升也在家,听到父母这么大岁数了还在为小事吵架不知是个什么滋味?浅浅心思转动,目不转睛地观察着已有些许醒意的丈夫。好在昨晚睡得太晚外面怎么吵都吵不醒他。浅浅这才放了心,自顾穿戴好起身该干啥干啥去了。
    一开门,浅浅就被公公粗鲁的话给怔住了。“这这这!看你把你大的头打哈一地……诶,我真想把你一哈子做死算了!”浅浅提着拖把探头看了看敞开着的婆婆公公卧室。见婆婆面无表情地单腿跪在床上,脚地却撒了些白白的东西在上面。公公正在桌上提壶冲一杯香喷喷奶茶,嘴里骂骂咧咧。
    浅浅长出一口气,习以为常地挪开眼帘做自己的事。家收拾的差不多时听到外面有人敲门。停下手里的活直起腰,向那个吊着线头歪在鞋柜上的可视电话看了一眼,然后起身去开门。令其不敢相信的是,竟然是几天不登门的儿子。
    “儿子!快进来……”浅浅见到儿子有些小激动。
    “妈,我爸呢?”
    “在里面睡着呢……你咋来的这么早?”
    “很早嘛?你昨晚给我发的短信我今早起来才看到。你不是说一早要带我爸去医院吗,都到这会了还不去医院?”浅浅忽然想起昨晚六神无主的自己仰躺在床上给儿子一笔一划手写发短信的情景。
    “临明你爸说不疼了,他要睡会,不让我打扰他。”
    “哦,我说呢。先进去看看再说……”浅浅看着儿子一瘸一拐地拉开他们的卧室门走了进去。自己也撂下活跟了进去。
    母子两一进卧室升升就醒了。
    “爸,赶紧起床!我送你去医院。”
    “关键是,我现在不疼了……”升升坐起不好意思地挠挠耳朵头发。
    “不疼就不去医院了吗?再疼起怎办?快点,我车子还停在地下室呢。”儿子说着就要上前拉自己的老爸。
    见状,浅浅乘势到:“走啦走啦!”上前帮丈夫穿鞋。
    就这样他们一家三口丢下两个大眼瞪小眼小眼瞪大眼的老人去了县医院。
   
   俗事三

    “爸,妈,你们先去住院部等我,我停好车顺道把号挂了。”
    车绕过鼓楼,停在县医院西门口。浅浅和丈夫从车里下来,目睹儿子驾车一溜烟消失在车海里。可怜天下父母心!浅浅不禁为儿子的脚伤担心起来。
    “哎,你说,那药膏贴上去多少天才能好利索?”
    “不知道。”升升从下车起就一直达拉着个脑袋,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或者本就是个单纯的人。
     浅浅迎着风,等不来想要的答案,望一眼还是灰蒙蒙的天空,再望一眼身边看起来有点颓废的丈夫,眼眶一热,心底生出一股柔情。紧走两步,上前扶住升升,“不急,慢慢走,咱们来的早……”话没说完看到医院两旁停满了横七竖八的车辆,想必医院后院也是车满为患吧,双休日医院就是比平常人多。
    一进住院部,走廊一股过道风扑面而来,比外面的春风还大。浅浅赶紧用一只手固定住额前掉下来的短发,拽着升升往电梯方向去。到地方一看,电梯口人头窜动,老的少的男男女女挤了半脚地人。升升一看急眼了,“张乐停个车这么费劲!”浅浅白他一眼,“你不看到处是车吗?这附近哪还有空车位?”升升深吸口气抬头望着天花板。浅浅也跟望着望天花板。人流骚动……电梯那头终于有动静了,一下子涌出来七八个人。哗!七八个人立马补进去,电梯口立马归于平静,好像没浅浅他们什么事。不过电梯口人数倒是减少了,这是不争的事实。烟民开始在窗口晃悠,闲散地抽起了呛鼻的纸烟。外面,偶尔有病人陆续的加进来。
    等了二十来分钟吧,终于轮到浅浅他们进了电梯,一路攀升上了七楼。内科医生办公室看起来还是有点凌乱,两间一套空的白房子四周坐满了等待医治的病人;中间两大排办公桌坐着淡定的医生,各自前头有一台不大不小带打印的电脑。
    看到来人,护士悄无声息地来到浅浅他们身边问:“看哪科?”  
    “泌尿……”升升出声到。  
    “好,跟我来。”护士将他们夫妻引领到靠东边矮个秃头医生面前。
    “你怎么了?”医生回过头问。
    “我不问你,问他。”
    升升坐到医生旁边的空位置上刚想回答问题,见人家问的不是自己,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看看四周再看看身边询问病情的医生,忽然觉得医生好面熟,但又觉得不可能。 “想什么呢?我问你怎么情况?”升升正走神,医生忽然问到了自己头上,赶紧回答:“我尿不出来,下面痛。”
    “他还腰痛、拉肚子。”浅浅补充到。
    “我不拉肚子,尿不出来抽得痛。”升升狠狠地看了一眼浅浅。浅浅暗自嘀咕:“你又没说……一次次往卫生间跑,我以为拉肚子。”
    “……你是不是那谁?在贺圈供销社干过?你爸爸是县供销社会记?”
    乍听这话,升升忽然想起一个遥远的地方……那时条件不怎么好,医疗条件也好不到哪去,当时他工作的地方旁边驻扎着一所唯一的医院。整个医院就三人,一个医生一个护士一个看门的,郭医生的面孔和眼前这位有几分相似。
    “你是郭医生……”
    “你是小张叔会记?”
    “对,我们都老了!嘿嘿……”
    “不老不老,正当年呐!正是干事的时候……”郭医生说一阵端起面前一壶茶喝一口润润嗓子。这个季节的北方干旱无雨,人闲着都难受,话多了嗓子眼更干燥。

   


发表于 2018-3-22 20:5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2 21:26:55 | 显示全部楼层
俗事组成人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2 21:29:4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舞蹈中的复活老师好文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2 21:29:56 | 显示全部楼层
推荐支持好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2 22:58:5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精彩的故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2 22:59:14 | 显示全部楼层
赞赏故事有趣有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2 23:00: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甩手,浅浅恼怒地离场。背影和她人一样单纯而卑弓。这是她的命,无处逃遁,至死不休。她努力克制、忍耐着自己。而后又低眉顺眼地讨好着这个地方、这个家所有成员,最后陷入极度没有人格没有安全感的状态,焦虑不言而喻。”欣赏精彩的文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22 23:45:31 | 显示全部楼层

向惜缘版主问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22 23:46:50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蕴儿版主看重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22 23:48:34 | 显示全部楼层
芙瑢 发表于 2018-3-22 22:59
赞赏故事有趣有味

芙瑢 版主好久不见,感谢一直扶持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22 23:5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是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3 09:54:59 | 显示全部楼层
欢迎投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3 09:55: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老不老,正当年呐!正是干事的时候……”郭医生说一阵端起面前一壶茶喝一口润润嗓子。这个季节的北方干旱无雨,人闲着都难受,话多了嗓子眼更干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3 09:55:17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推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3 09:55: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老不老,正当年呐!正是干事的时候……”郭医生说一阵端起面前一壶茶喝一口润润嗓子。这个季节的北方干旱无雨,人闲着都难受,话多了嗓子眼更干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23 12:23:54 | 显示全部楼层
如今 发表于 2018-3-23 09:55
“不老不老,正当年呐!正是干事的时候……”郭医生说一阵端起面前一壶茶喝一口润润嗓子。这个季节的北方 ...

舞蹈问好如今版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3 18: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是版主呢,呵呵,春安吉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3-24 11:47:5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舞蹈中复活 于 2018-3-24 12:05 编辑

俗事 四  
   

    浅浅看着二人尽闲撇不入正题,沉不住气了上前戳戳丈夫,低声到:正事。
    “再等等,号还没挂上。”郭医生抬起头望着二人,镜片后面的光充满善意。
    浅浅一听傻眼了,没办法,继续等呗。
    “双休日人多……”郭医生强调。浅浅是个爱联想的人,眼前立马呈现出这样一副画面:敞开的窗口、对应的是穿着五颜六色排着长长队伍的人群,儿子停车回来站在一排靠后的位置。
    思维回正,浅浅发现前排有个和一般患者不一样的女人,衣着打扮十分讲究,手里提着档案袋不像来看病的,一条胳膊还从医生后脑勺绕过去扶着电脑,眼睛盯着电脑屏幕。毫不避讳地问医生要她儿子住院期间的费用单。要得很急。
    “我这只有这些……糟糕!打印机打不出来了。”高个子医生一发声,这头的郭医生立马离坐,赶过去,“拿来我这打印!我看看哪里的毛病?”
    浅浅无聊的在原地转圈圈,听病人和医生交流的各种余音。目光恰巧与进门的儿子对上,“妈,快去看看号挂上没有?”
    “挂上了!根据小张叔说的情况,我考虑你得的不光是前列腺炎。介意先去做个B超拍张片子看看再说,咱们干什么都要有依据不是?”
    “那我先做B超,咱们一会见!”升升伸手腕看一眼手表,即刻腾出位置,整个人快速向门口扑去。
    “好好好,一会见!”郭医生颔首一笑坐着不动,头已经伸向一名递来单子的患者。
    听到郭医生说再见两个字,浅浅已经站在了门外的过道里,等着。但很快被后来的儿子和丈夫超越,甩在后面很远的路上。见周围没人浅浅裂开嘴自嘲地笑笑,加紧步伐去追。
    到了新旧楼接壤的部分,突然听到儿子叫自己。
    “来了来了,儿子!”浅浅站在电梯口讨好地望着紧挨丈夫站着的儿子。
    “妈你去哪了?这么点路走不动了?”儿子怀疑地望着。
    “你妈你要跟紧点,一不留神人可能就丢了。跟我出去旅游那几天就担心把你妈丢了回来没法跟你们交代……”浅浅听丈夫的口吻对自己十分的嫌弃。其实她也很无奈,谁叫自己爱穿高跟鞋呢?别人想说什么由得他去,男人不知道迁就自己的女人你有什么办法?或许自己在丈夫眼里根本就是个比男人次点的男人,算不得女人。管它呐都一把年纪了,或许男人忙起来连自己姓什么都会忘,可能吗?浅浅矛盾着心思跟在两个大男人后面谐谐地进了电梯。
     一出 电梯儿子就被媳妇的电话叫走。对面传来好听的声音。
    “从哪面走?往南还是往北?”浅浅跨出自认为危机四伏咔咔直响的电梯,举棋不定地盯着同样举棋不定的丈夫。升升不说话,向一边偏执地蒙头走。浅浅丢下升升向楼道口奔去,她想看看挂在墙上的路标图。图标显示B超在旧二楼向南的方向,中间一段。浅浅折回去找到升升拉着走。两个人找来找去最后在旧二楼挂彩超的两个牌子中间徘徊。里面的工作人员瞭见来人碎快步迎出来。
    "请问,这里是不是B超……”
    “是。进来把门关上,单子放在桌上。”浅浅分不清迎她的人是医生还是护士。听到吩咐拿出单子放在桌子上,人坐在旁边的排椅上和其他病患一样安安静静地坐着等叫名字。排椅前摆放着四张闲置的枣色油漆面桌子,两个小伙趴在那上面玩手机。
   刚坐定,门外跌进来个胖女人,听说得了结石,不哭不闹,眼泪扑簌簌往下掉,好像不由自己似的。
    稍后,浅浅见儿子吊着个脸子进来。她知道儿子和丈夫都是上班族,不能在医院呆的时间太久。情急之下扑上前翻看丢在医生桌上的一摞单子,看轮没轮到还要等多久。
    “快了,再有两个人就轮到你们了。”坐在仪器旁的女人背后长眼睛似的对她说。浅浅发现做B超的单人床上躺着刚诞下的婴儿,身体娇小柔软脸邹巴巴的。难不成这小家伙也来做B超?闻所未闻。婴儿由奶奶带着离开。
   终于等到升升B超,升升却把机会让给了在地上坐着的胖女人。挨到升升做B超,浅浅听说丈夫升升的肾里有一堆石头模样的结石,有一块0.8厘米的肾结石被尿液冲进尿管里堵塞了尿道,尿排不出来人才痛得要死要活。
    做完B超已经是午十一点四十了,这个点回去城里各个单位基本都放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3-24 18: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舞蹈中复活 发表于 2018-3-24 11:47
俗事 四  
   
    浅浅看着二人尽闲撇不入正题,沉不住气了上前戳戳丈夫,低声到:正事。[ ...

亲,这个可以另外发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平安车险
平安人寿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风起中文网 ( 皖ICP备12012536号 )

GMT+8, 2019-3-22 16:58 , Processed in 0.101438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