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中文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平安保险商城
搜索
热搜: 玄幻 言情 七夕
查看: 1634|回复: 159

【短篇小说】围着锅台转的女人(二)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2-29 20:29: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一天,米兰把那只十几辈先人传下来的笨重的雕花瓷碗交给了喜涛,说,是你姐夫信任你才拿出来的,你可得给姐好好问问。
喜涛把碗放在一旁,轻描淡写地说了句,我有个懂古董的朋友,在广州,正好我近日去广州办事。顺便带着让他看看。
一切都在风平浪静中酝酿。两口子的辛苦总算没有白下,喂养的那些牲畜也长脸,男人喂得牛羊个个膘肥体壮,女人喂的猪也肥得滚瓜流油。就连那几个在灶上吃饭的打工仔,也被米兰养的肥头大耳,腰粗肚大。米兰的饭菜就是香,大家一致的口碑。
米兰也是个经不住夸的人,每逢听到那些奉承的话,就笑成了一朵花,干活也更加的精细认真了。然而,人们还是看到米兰两口子有靠山,难免风言风语说些闲话,啥事也管,好像过她的光景。也难怪人们说,米兰两口子把个大院看守的很紧,别人连根柴棍子也别想带出去。米兰对那些闲言碎语根本不当回事,她说,人心比人心,四两换半斤。想叫人说好就得把东西给人,俺表弟叫俺来就是帮他看门的,连门也看不住,还要俺两口子干啥?
真是担着大粪不偷着吃,真心到家了。
喜涛去广州办事,走了一个多月回来了,把米兰叫到了办公室,将那个碗拿出来说,姐,你这碗不值钱,还不是古董,我给你拿回来了,你收好。我朋友说,再过百十来年,就能卖好多好多钱。米兰说,我看就是个破碗,可你姐夫非要说是古董,还说是十几辈人传下来的。
男人有些不相信,还是舍不得扔,就又拿回家藏了起来。
第三年的秋天。房地产的崩溃,像一颗炸弹,粉碎了所有人的发财梦,霎时间风云弥漫了天空。
多少放贷人,多少年的积蓄一下子打了水漂,一夜回到了旧社会。
风声越来越紧,来养殖场找喜涛结账的人也越来越多。一个本来晴朗的天,一股西风带来了雨雾,马上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将整个养殖场的天空遮掩得黑咕隆咚。来了一批又一批,走了一批又一批。小汽车、摩托车、电动车、自行车,把大院挤得连人行道都没有了。喜涛好言安慰大家,说,没问题,再等一两天,咱们的数额太大,银行也一时周转不回来。我已经事先预约了银行,十天半月就有了。
米兰看着追帐人们急切、担心和焦虑的面容,也担心起自己的钱来,和男人商量好要和表弟结账,就约会了一致的口径说,儿子买房子等着急用钱。
米兰找到了喜涛,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客套话说了那么一大堆,喜涛看出了米兰的心事,问,姐,别人不信我,你还不信我,不放心你那几个钱?米兰也乘机把编的谎话说了出来。喜涛说,姐啊,你说假话谁看不出来,想要钱就说,你是怕我叼了你的钱吧?米兰有些慌,额头渗出了汗,红着脸说,不不不,我实在是等着急用,要不这样,我再等等,不为难你的。喜涛笑笑说,姐啊,你的心真小,需要钱就拿上,咱谁和谁呀?你那几个钱不算啥,啥时候取就说,行不?等个十天半月……
啊,不不不,姐不是那意思。急是急,你先顾别人。我,我,我先出去了,你忙吧,你忙吧!米兰慌忙从喜涛那里逃了出来,心里觉得很是对不起人家。
一个十天半月过去了,两个十天半月过去了,喜涛银行的钱还是没有到位,喜涛还是那个说法,还在十天半月的往后推。
米兰两口子不住地接七蛋打来的电话,七蛋逼着和他们要钱。
放贷人的忍耐是有限,正如皮球,一旦打足了气,就蹦得老高。喜涛的今儿推明儿,明儿推后儿的忽悠之术,终于被人们看破。狐狸尾巴再也遮掩不住了,鬼相露出来了。
人们一下子疯狂了。男的女的,老的弱的,农村的,城里的,赶会一般涌来了养殖场。嚎啕的,谩骂的,打闹的,寻死的,上吊的,诅咒的,告官的……群像百态,招数尽出,闹得整个养殖场乌烟瘴气,鸡飞狗跳。
喜涛晕倒了,昏倒在办公室。米兰和男人等几个人急忙叫来120把喜涛送进了医院。喜涛在县医院住了几天,转院到了北京一个医院,传回话说,喜涛的心有了大毛病,得换心。
话比腿长,喜涛的换心手术传得满天飞扬,人们的诅咒也越来越疯狂。
  人们还在折腾,在养殖场门口挂起了一白布横幅,上面用墨汁写着几个不成体的大黑字:坏了良心的喜涛,还我血汗钱。
  米兰两口子成天愁眉不展,放出去的要不回来,拿七蛋的又在逼命。眼看一切梦幻化为乌有,情绪是越来越坏,两口子的口角也随之而频繁起来,你怨我我怪你,斗嘴闹架已成家常便饭。然而,米兰还没有完全死心,她还相信喜涛那句话,叼遍世界人也不会叼她,仿佛她是世界外的人。
人们把这件事反映到了政府。一天,来了几个白领,还跟着几个警察。这些人来厂子看了几眼,做了一些调查和财产登记,啥结论也没下,就驱车而去。
事情越闹越大。接下来便是对养殖场的抢劫,牵牛的牵牛,拉羊的拉羊,赶猪的赶猪,就连看门的两条藏獒都被牵走了。米兰两口子看着那些疯狂了的人们,心疼那些自己亲自喂养的牲畜,然而,又没有权利和能力阻拦,只好眼巴巴地看着,心在滴泪。没两天的工夫,养殖场便空空如也,剩下一个乱糟糟的摊子。
喜涛雇佣的那几个打零工的看门的、下夜的、打杂的,也悻悻地卷着铺盖卷回家了。看门的老张临走对米兰说,我二年半的工钱没领,就算完了。下夜的老李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走时含着两眼酸泪。
米兰两口子在喜涛电话的指派下,搬到了门房,接替了老张、老李等人的工作。
空旷的院落除了米兰和男人就是一片寂寞和恐怖。
好消息终于来了。司法局组织了专人开始债务登记了,要求大家都交白条子的复印件。米兰当然是第一个先登记,她显得比别人还着急!
债务登记的通知就粘贴在养殖场的大门上,登记时间一个月,过期不登记不承认的字迹还是粗字体,格外显眼。
  人们怀着满心的希望,纷纷来交复印件和登记费登记。一个月后,结果出来了,喜涛的债务近亿。财产折合起来,也就一千万。支不抵债啊,亏空大的无法弥补。养殖场借贷的篓子捅破了,美丽的肥皂泡,爆裂了。
人们又在吵闹了,登记是登记了,可是还贷款的事情,还是看不到任何的希望。三日九,九日三,人们等来的都是失望,连政府官员都无可奈何的摇头,做不出个**结果。
一天,来了几个人,开着小车,一个腰粗肚大的人宣布,养殖场归王董所有,王董拿出了喜涛事先写得凭据,念道,以养殖场为抵押……
养殖场的地盘成了王董的了。牛、羊、猪被人们抢光了,有的人捞不着别的,连圈牲口的铁栅栏都抬走了。
米兰和男人还是顾及亲戚的面子,没好意思牵一头牲口,连根木棍都没有拿。二人卷着黑脏兮兮的铺盖卷,窝窝囊囊地回了家。
两口子后脚刚进门,七蛋两口子前脚就跟了进来,七蛋女人说死说活也要逼着米兰要钱。可米兰一下子哪里给七蛋寻那么多钱呢?七蛋女人撒泼了,干脆把卧床不起的九十岁的老婆婆背到了米兰家,住下不走了。
米兰一连几个月联系不到喜涛,心急如焚。喜涛起初还在电话里说,做完手术后就回去,安慰米兰还是那句话,叼遍世界人也不会叼她。
后来,直至又一个冬天的到来,米兰每次打喜涛的电话,都是该用户已经停机。
儿子的电话又来了,说,楼房已经看好了,就等着首付。
男人没有别的办法,打算儿子的房子暂时不卖,先给七蛋还一部分钱,一旦那老婆婆死在家里,麻烦可就大了。男人忽然想起那只碗来,就和米兰说,能卖几个算几个,先顾眼前。
到了古董铺子,男人拿出了碗,收古董的是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头,戴着老花镜,山羊胡子翘的老高,看上去在古董方面很有道行的。老头把碗拿在手里,左右、里外瞅看了一会儿,又拿手指弹弹,毫不客气地说,你这是啥古董,收藏时间也就一二年,你是不是被金钱浆糊了脑子?
男人一下子明白了过来。一种被欺骗的怒气洪水一般,在胸腔里撞击,一时间气急攻心,一口气串在骨子里,一条强壮的汉子颓然倒下了。在炕上躺了不到两个月时间,就含恨离开了这个世界。
男人出殡后,没几天,七蛋的婆婆死在了米兰的炕上。
寒风凛冽,刮得米兰灰白的头发如乱草纷飞。米兰有家不能归,来到了男人的坟前,望着地畔那棵脱光了叶子的孤零零的枯柳树,嗦嗦发抖,灰蓝的天空再没有了海市蜃楼的景观……
忽然,她看到了枯草丛后面,露出的一张脸面,是一张男人的脸,模糊中好像是一张非常熟悉的面孔,她正要走过去,电话响了,是儿子的。她害怕地不敢接听。儿子又换成了短信发来了。她念了一遍,才知道媳妇快要生产了,要她去伺候。
米兰一屁股跌坐在枯草地上,开始想儿子的事情。一个个幻觉使她惊悸:儿子围着围裙在厨房炒菜;儿子被锋利的菜刀割破了手指;儿子被火烧伤了手;儿子看着丈母娘阴晴变换的面孔;儿子给岳父大人揉肩膀;儿子被媳妇呵斥低着头不敢出声;儿子在给他的儿子洗尿布、擦屁股;儿子在拖地,在擦桌子,在挨训,在流泪……
  都是妈把这个家害成了这样!她“啪啪”打了自己几个耳光,嘴角流着殷红的血。
路上,她想着那些打了水漂的血汗钱,想着埋在坟墓里的男人,想着喜涛阴险的嘴脸,想着死在炕上的老婆婆,心疼着那古董,那银元,那粮食,那夜以继日的辛苦,哭道,黑心的喜涛,你良心喂狗了。她的心又在疼痛,刀子扎一般,她虚汗直冒,脚跟发软。她蹒跚地走着,东摇西晃,跌跌拌拌地一步一步往家里挪。几个熟人,看见了她,有的低着头假装没看见,从她的身旁,一闪而过;有的绕开路从另一旁走去。躲避不及的,就和她笑笑,她知道那笑是挤出来的,躲瘟神才是他们真实的心里。
一位八十岁的老婆婆,在街门口逗着孙子玩耍。米兰走了过去,正要张口问候,老婆婆一下子慌了,忙忙拉着孙子的手,进了院,扔出三个字,丧门星。然后,将街门狠狠关上。米兰只觉得一阵眩晕,泪水夺眶而出。
白花花的阳光,空荡荡的院子,连鸟都不来啄狗食盆里的食。拴在门口的小花狗,往日见她回来,总要撒娇地汪汪几声,而今,小狗看见她也不吱一声,伸长身子爬在地上,理都不理她。她走过去看看,小狗已经没气了,嘴头前吐着一大滩白沫。
她更闹心了。
昨天晚上,七蛋女人又来家哭婆婆了,闹腾得厉害。米兰就走了出去,没别的想法,就是想躲避冲突。她漫无目的地走到了广场,看见一伙女人正在跳舞,她没有心肠看,正要走开,歌舞的喇叭声戛然而止,那些跳舞的女人们停下了舞步,开始对她指指点点,比比划划。还有几个围在了她身旁,无缘无故地看她,也不说话,那些眼睛对她来说陌生得很。她沮丧地低着头离开。
客厅里的圆桌旁,对放着两个小凳子,三条腿,面子是圆盘形的,上面是她手工针织的套子,像古时候花轱辘车轮,中间一个圆形疙瘩,四周散射着各色月牙,周围是一圈花边。她的手很巧,细致的针线活让大多数女人们自愧不如!她为了配齐各样毛线,转遍了城里的大小商场,这里一两,那里二两,直到赤橙黄绿青蓝紫全部配齐,她才坐下来,利用冬闲的时间,编织了十几个小凳的套子。
黄昏时分,米兰回了家,室内灯火通明,七蛋妈的棺材停放在堂屋的后地,室内没有其他人。米兰也不害怕,径直进了厨房,将电灯拉着,认认真真地瞅看了一番,直到把所有的东西一样一样装进了眼里,才开始围着围裙做饭。他做好了几个饭菜,大都是男人活着时候最喜爱的,米兰的厨房比较大,同时也做着客厅。她一样一样把菜端到了圆桌上。又把各种菜夹了半碗,放在老婆婆棺材前的供桌上,上了三炷香,磕了三个头,说,大娘,对不起,吃点吧。七蛋的钱我下辈子做牛做马也要还。
然后,米兰在堂屋书桌抽屉里,将男人的一张七吋照片拿出来,走进厨房,放在桌面上,她才坐在凳子上,将碗筷放在男人的照片前,她拿起筷子把各样菜夹着放在男人的碗里,说,吃吧,都是你爱吃的菜。她又把一杯酒放过去说,喝吧,你就爱好这一口。
她呆呆坐着,看着对面男人吃饭喝酒的幻影,干枯的眼睛呆看着,连一滴泪都挤不出来。
她打开手机,找到了那个一直瞒着男人的电话号码,发了一个短信,永别了,绍东!
第二天上午九点钟,养殖场门口的一伙人将悬挂在门额上的米兰刚放下来,此时,来了一辆黑色的小车,几个外地侉子匆匆下来,将躺在雪地里的米兰扶了起来,其中一个和米兰男人差不多岁数的男人将米兰抱到车上,说另外几个侉子,快去医院。

姓名:李汉武 网名:九月盛菊
风起中文网老会员,有长篇小说《扶摇千年之梦幻》
发表于 2018-1-23 10:12: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上午九点钟,养殖场门口的一伙人将悬挂在门额上的米兰刚放下来,此时,来了一辆黑色的小车,几个外地侉子匆匆下来,将躺在雪地里的米兰扶了起来,其中一个和米兰男人差不多岁数的男人将米兰抱到车上,说另外几个侉子,快去医院。  姓名:李汉武 网名:九月盛菊 风起中文网老会员,有长篇小说《扶摇千年之梦幻》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2-30 00:36:05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围着锅台转的女人,表达她热爱生活,热爱自己的劳动。付出了劳动也会得到一定的收获成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1-1 20:57:55 | 显示全部楼层
芙瑢 发表于 2017-12-30 00:36
欣赏围着锅台转的女人,表达她热爱生活,热爱自己的劳动。付出了劳动也会得到一定的收获成果。

感谢厚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3 09: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年快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4 21:58:31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赏精彩的作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5 11:25:21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5 11:25:29 | 显示全部楼层
新年新气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5 11:25:40 | 显示全部楼层
多出佳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1 22:08:40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精彩的故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3 10: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上午九点钟,养殖场门口的一伙人将悬挂在门额上的米兰刚放下来,此时,来了一辆黑色的小车,几个外地侉子匆匆下来,将躺在雪地里的米兰扶了起来,其中一个和米兰男人差不多岁数的男人将米兰抱到车上,说另外几个侉子,快去医院。  姓名:李汉武 网名:九月盛菊 风起中文网老会员,有长篇小说《扶摇千年之梦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3 10: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上午九点钟,养殖场门口的一伙人将悬挂在门额上的米兰刚放下来,此时,来了一辆黑色的小车,几个外地侉子匆匆下来,将躺在雪地里的米兰扶了起来,其中一个和米兰男人差不多岁数的男人将米兰抱到车上,说另外几个侉子,快去医院。  姓名:李汉武 网名:九月盛菊 风起中文网老会员,有长篇小说《扶摇千年之梦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3 10:11:2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上午九点钟,养殖场门口的一伙人将悬挂在门额上的米兰刚放下来,此时,来了一辆黑色的小车,几个外地侉子匆匆下来,将躺在雪地里的米兰扶了起来,其中一个和米兰男人差不多岁数的男人将米兰抱到车上,说另外几个侉子,快去医院。  姓名:李汉武 网名:九月盛菊 风起中文网老会员,有长篇小说《扶摇千年之梦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3 10: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上午九点钟,养殖场门口的一伙人将悬挂在门额上的米兰刚放下来,此时,来了一辆黑色的小车,几个外地侉子匆匆下来,将躺在雪地里的米兰扶了起来,其中一个和米兰男人差不多岁数的男人将米兰抱到车上,说另外几个侉子,快去医院。  姓名:李汉武 网名:九月盛菊 风起中文网老会员,有长篇小说《扶摇千年之梦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3 10: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上午九点钟,养殖场门口的一伙人将悬挂在门额上的米兰刚放下来,此时,来了一辆黑色的小车,几个外地侉子匆匆下来,将躺在雪地里的米兰扶了起来,其中一个和米兰男人差不多岁数的男人将米兰抱到车上,说另外几个侉子,快去医院。  姓名:李汉武 网名:九月盛菊 风起中文网老会员,有长篇小说《扶摇千年之梦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3 10: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上午九点钟,养殖场门口的一伙人将悬挂在门额上的米兰刚放下来,此时,来了一辆黑色的小车,几个外地侉子匆匆下来,将躺在雪地里的米兰扶了起来,其中一个和米兰男人差不多岁数的男人将米兰抱到车上,说另外几个侉子,快去医院。  姓名:李汉武 网名:九月盛菊 风起中文网老会员,有长篇小说《扶摇千年之梦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3 10: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上午九点钟,养殖场门口的一伙人将悬挂在门额上的米兰刚放下来,此时,来了一辆黑色的小车,几个外地侉子匆匆下来,将躺在雪地里的米兰扶了起来,其中一个和米兰男人差不多岁数的男人将米兰抱到车上,说另外几个侉子,快去医院。  姓名:李汉武 网名:九月盛菊 风起中文网老会员,有长篇小说《扶摇千年之梦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3 10: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上午九点钟,养殖场门口的一伙人将悬挂在门额上的米兰刚放下来,此时,来了一辆黑色的小车,几个外地侉子匆匆下来,将躺在雪地里的米兰扶了起来,其中一个和米兰男人差不多岁数的男人将米兰抱到车上,说另外几个侉子,快去医院。  姓名:李汉武 网名:九月盛菊 风起中文网老会员,有长篇小说《扶摇千年之梦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3 10:11:5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上午九点钟,养殖场门口的一伙人将悬挂在门额上的米兰刚放下来,此时,来了一辆黑色的小车,几个外地侉子匆匆下来,将躺在雪地里的米兰扶了起来,其中一个和米兰男人差不多岁数的男人将米兰抱到车上,说另外几个侉子,快去医院。  姓名:李汉武 网名:九月盛菊 风起中文网老会员,有长篇小说《扶摇千年之梦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1-23 10: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天上午九点钟,养殖场门口的一伙人将悬挂在门额上的米兰刚放下来,此时,来了一辆黑色的小车,几个外地侉子匆匆下来,将躺在雪地里的米兰扶了起来,其中一个和米兰男人差不多岁数的男人将米兰抱到车上,说另外几个侉子,快去医院。  姓名:李汉武 网名:九月盛菊 风起中文网老会员,有长篇小说《扶摇千年之梦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平安车险
平安人寿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风起中文网 ( 皖ICP备12012536号 )

GMT+8, 2019-1-22 14:45 , Processed in 0.206834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