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中文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平安保险商城
搜索
热搜: 玄幻 言情 七夕
查看: 198|回复: 5

推荐《作家天地》的优秀作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9-29 09:57: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推荐《作家天地》的优秀作品


       1.《念念梅香远,浅浅笑春风》
                                                 /冷雪独行

       我的老屋,曾经繁茂着一树温馨。那里,既有飞雪之后的欣然,更有无数徘徊的足迹。这徘徊,是光阴里的寻找。找到自我,也找到了快乐的真谛。
       在相对物质的世界,我不愿任何人为我的乖僻做出包容,为我的荒率付出悲悯。于是宁做我。但我是喜欢笑的过客,喜欢自我表现的梦幻主角,导演一个永远不会落幕的戏。深知人生短暂,肯为别人做出所有牺牲,未必换来应有的欢迎。
       有一分相知大过厮守,有一种孤独可以游弋喧嚣。不再艳羡任何人,不再强求任何事。尤其不想再度陷入情感漩涡。燃灯清寂,体味到荣枯二字。
近日,打开了一再封闭的心窗,是一种象征,也是一种自我解放。既然心也如水,还害怕什么落叶堆积。清浊之间的较量一直存在,最重要的是,你可否服膺于别人的导向。我想一直没有从俗而就,就是最好的证明。
       繁华万树,爱也是狭隘到心中深藏一朵,这就是痴。这个字好难放下。譬如从艺,不痴不成。喜欢一个人,不痴不知,不爱无觉。于是好多经文,弄得人昏头昏脑,还得是自己历过风刀霜剑,才化百炼钢如绕指柔。
       不失控的人内敛了一些,也容易压抑成疾。能把残棋救活的,得有舍身饲虎之勇。爱情迷局中的过客,不必争出自我的表里,比如冒着现实倾轧,去刺旋转风车。后来都会输得很惨,哪里有真正的赢家。
       人塑造自己相对容易,改变别人很难。比如乖张暴戾本为天性,优柔寡断也是天性。古代大英雄有破釜沉舟的战争格局,更有横刀夺爱,冲冠一怒的奋不顾身。至于伤及老幼,就管不得了似的。对男人来说就是征服欲,对女人来讲,就是女汉子的一面不得已裸露人前。而爱,原本不是用来战争的。不走常理的时尚社会,让一切都成了可能,颠覆之后,又有哪些人可以真正活到如鱼得水,不过是自己刻制的胜利勋章。
       真正的强大是什么样的?就是你不被欣赏不被爱,也不再凄惶。为一个义字而活,至死无悔。坚持的理由,恐怕受了“士为知己者死”的蛊惑。
有时候,站在泥塑金身的金刚面前,不知所云,大抵人们的虔诚夹杂虚伪,以致于站不住脚,摇摇晃晃。真正对得起良知,就参悟自省,以致于能与禅林平视,这就是“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我知道我是放不下的,放不下这牵牛花,薰衣草,放不下猛虎蔷薇的矛盾,放不下化蝶之梦。陋室有茶任陈旧,牛饮还似俚俗人。
对于香着裸着的奇花异草,没路过的时候很好奇,路过了能记住的才是阆苑奇葩。叶公好龙似的“猎色者”,一生又能记住谁?把红楼摊开,晃动的钗环哪儿去了?那些匾额哪儿去了?那些痛与欢爱呢?为别人的情节哭了,自己呢?
       有人恨恨地问过我,你好残忍,乌云一样摧城,浮云一样无定,浮屠一样斑驳,浮萍一样无情。说到底没有手握执念檀香,分秒供养。那一季,我和落花一样笑了。
       那一天风吹尚劲,于暮春的城南等车,看缤纷花别演离合,我就扮作妄图拈花的小丑,开端是要接住一瓣飘摇,谁知落在指尖那一瞬,也疼到窒息。花在枝头的时光,怎么用少年心虚妄攀折,怎么无花空折枝。
       又有一阵子不去写字了。尤其是毛笔字,炎炎夏日,落下窗帘,临写东坡《寒食帖》“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笔端竟然流丽不起来,婀娜不起来,却刚健起来。窗外有燕子呢喃,心中万顷孤寂,突然溢满相思如潮。在那些最为困顿的青春里,我的牵挂正在远方。定慧院旁一枝梅,寂寞沙洲孤鸿啼。因这沙洲之外的冷,为自己起了一个不太温暖的昵称,纪念那分诗歌里的爱情。“时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为我珍存文墨的那个人,捧着一段时光里不能再复制的从容,乃至蘸着星光的念。于我,是可以用最朴素的情节去铭记的,却选择了抽象的忘记,不将墨痕调成淡泊,非要将墨研重。我把最好的一幅心声,交付平地山尖,管它千骑飞尘飘到哪儿去。
       用一生熬制解药,是要救自己还是他人呢?生生缘愁似个长,数到青丝变白发。爱人,也就在惝恍的光阴里,直视我的苍白,却不再如年轻时一样纠结。
       墨香里藏进蝉鸣,走笔间对爱深许,终于在薄凉的清秋沉淀为莲心舍利。看着她的好,我也才能好得起来。放弃了拥有繁华的机会,一等就是十年春,一弃就成青梗人。
        虚无,终究是从笃实的现实中生出的浮云。伴云生,随风去。伴月来,凌波去。为了眼前的苟且,到底还有多少情感一边融化着,一边又凝结成冰。失望,绝望,希望,就这样月汐一样的鼓荡,好像没有休止过分秒,一任思念无期。
真诚被嫁虚伪,高尚刻满墓志,往往就是现实的笑话。有好多谎言,掩盖它还得用一千个。情路遥远,有时候就是一个人的行走,走得笃定,一定是看穿了情的贪嗔痴,不彼此包容,哪有情缘契合。
       于我,写字就是燃香。昙云红叶付秋凉,逆涩笔锋写惆怅。自由年代,已经不该有人自诩“人间惆怅客”,“著书只为稻粱谋”反成了生存目的。心中背景不变,得用多大的加持。
孪生的两棵树,意义就是支撑。支撑一切苦厄,也向往花开半夏时,采得百花甜如蜜,历尽山巅风雨浓。这就是供养。
       会欣赏美就一定会过滤丑恶。我们都不够完美,故尔有赖灵魂的另一半可以提供爱的信息。若说连活着也需要灵感,那该是来自无边的信赖。而信赖竟也出自凡俗考验,经不住的被淡忘了,忍不住的被声讨了,留不下的被放弃了。于是心底终于画出了梅兰,画出了雪荷。枝叶不详,惟心知其踪。
       不爱花,花则无芳无趣,深爱花,花也知自惜。在重新铺就的长宣之上,我还是愿画冬雪寒梅,不是热爱终究胜于莲花落寞,是偏喜漫天飞雪时,梅花与雪花的交逢,那时不必用禅心解脱,只享受寒冬的赐予,赐予彼此,用一生都不足以忘记的缘分。
       登临何用断桥雪,梅香有信际会逢。是的,我曾驻足在这里。再回首,花开不再,却不愿意用物是人非来形容。只因心中风景从未改变,而且是不需要洗白的爱恋,就在张弛有序的回顾里,也在日日常新的怀念中,把美丽心情,写成观海听涛的念。
一字一念雪魂里,一花一树梦倾城。念念梅香远,浅浅笑春风。


       2.《永远的怀念》
                                 作者:居仁堂主

       今天是母亲八十五周年诞辰。唯写几行字以纪念生养我的母亲。
母亲生于一九三二年农历七月二十八。出生地是现宛城区茶庵乡沈营自然村。据说男生二五八,女生三六九日为好。外婆给母亲算命报生辰八字,永远报的是七月二十九。按这个日子算命,结果都是母亲一生大吉,外婆喜不自胜。
       母亲个子不高,一米六左右,皮肤也不白,五官却端庄。年轻时长辫过腰。母亲平时不显山露水,而关键时刻能刚柔相济,助父亲度过难关。
父母和母亲是属于传统的夫妻分工。母亲掌握生活资料权,父亲掌握生产资料权。母亲管所有家务,而父亲管挣钱养家以及家庭对外交往。
从记事以来,母亲总是天微亮起床,开始做饭,然后喂猪,喂鸡,喂鸭。侍候我们上学走后,她开始整理家务,为我们缝洗衣服。那时没有洗衣机,大的床单被罩,小的袜子裤头都是母亲用手洗,无论春夏秋冬。一个直径一米的大木盆,装满全家的脏衣裳,水浸泡着,一条淡黄色的搓板斜放在木盆里,一头在盆沿,一头在盆底,总见母亲坐着小靠椅子在搓衣裳。双手不停地一上一下来来回回的搓揉,发出去滋啦滋啦你声音,身体一前一后的运动。一盆衣服洗完要一个多小时。
       干完这些活后,母亲还要去镇北边的菜园子里种菜。有时刨地整畦,栽菜,撒种子。开垦的二分菜地,一年四季菜不断。篱笆上爬满了丝瓜葫芦苦瓜长豆角扁豆秧。竹篱笆上挂满了各色果实。而地上根据四季不同种白菜韭菜甜菜大头菜等。我们家基本上不用买青菜吃。
这一切做完后,母亲会端出活笸箩,为我们缝补衣裳。小时候跪地马爬,膝盖处烂得快,母亲总是一针一线地为我们补好。那年月买布是需要布票的。但不管任何季节,我们每天穿着干干净净的衣服出门上学,晚上衣裳已是灰尘扑扑。
       母亲的手巧。在为做完一切家事后,会抽空绣花。用竹制的圆绷子将布绷紧,先描上牡丹花或鴛鸯戏水的图案,然后,打开线贴,里面藏着五色彩线。母亲用细小的绣花针穿针引钱,手起手落,一针一线的绣起花来。漂亮牡丹花,鴛鸯戏水枕套都出自母亲之手。
不要以为母亲只会相夫教子,在大事大非问题上,母亲表现出无比的坚韧和主心骨。
       比如一九六九年我们回乡,过了六年缺吃少穿的苦日子。看看我们都大了,母亲不想我们一直在乡下吃苦。毅然决然地返回荆州跑返城的事情。从裁缝店到荆州,或从小舅住处到荆州或到马山区,往返六七十里。没有钱买车票,全靠母亲的双脚丈量出这走不完的路。不知磨穿了多少双鞋。有时不能回到小舅的住处,曾多次坐在老乡家里直到天明。
       一九七五年的春节,是母亲过的最特殊的春节,最伤神的年。按老规矩,出嫁的女儿,不能在娘家过年三十和初一。母亲生怕给小舅家带来负面的东西,坚持不在小舅家过年。
       年三十儿小舅们七碟子八碗吃团圆饭时,母亲坐在隔壁王奶奶家。小舅端过来一碗饺子,母亲就在王奶奶家吃。年三十的晚上,家家欢乐,而母亲与孤老王奶奶相对而坐。熬过漫漫长夜。大年初一一大早,天朦朦亮,母亲从王奶奶家出来,来到李场南边的荒山上,或走或坐。寒风吹来松林,呼啸而过,松涛阵阵,远处的鞭炮声更让这山林显得凄清。母亲听着树上的斑鸠咕咕地叫声,思念着我们。她不知道我们在家里怎么过年。馍是谁蒸的?饺子是谁包的?饺子馅里有点肉没有。蒸的馍面发开没有。虚腾不虚腾?一直到太出落山,母亲才下山返回小舅家。按传统规矩,下午即可算作第二天。
可以说,没有母亲的坚持,我们很难返城,我们家的生活将会是另一个样子。
       母亲一生就是为了这个家。为了丈夫和孩子们。她的付出细微而伟大。母亲如果活着也才八十五岁。可她在十六前就离开了我们。
有母亲在我们是孩子。没了母亲,就没了遮风挡雨的屏障。而我们直接面对风雨。
十六年了,我都退休了,也是老人了。可我们想你,妈。此时,我的泪水已顺着脸颊流下,心中隐隐作痛而失声痛哭。妈,我们想你,大,我们想你们。不多写了。写不下去了。您们一定会保佑您们的儿孙重孙后代们平安幸福的。
妈,大,我给您们磕头了。感谢您们的生养教育之恩。

       3.《青龙湾游记》
                                      作者:徐民主

       悠悠西河,三津居雄。纳山涧之瀑,收百溪之流。源自天目山麓,注入水阳江中。一路蜿蜒曲折,犹如遨游苍龙。故而湖名,取曰青龙。
风卷云舒,细雨迷蒙。初春三月,莺飞花红。千秋坛友相邀,踏春青龙,会友采风。
       一路氤氲,水滴成帘。徜徉雨中,兴致犹浓。风景更妩媚,云雾飘渺中。
      来到湖岸,欣赏景容。一湾湖水,清澈碧透,苍远无穷;一艘画舫,流光溢彩,轻雾朦胧;几页扁舟,飘曳水上,呼唤艄公。
船徐徐前行,拨重重雾浓。雨敲船舷,水溅涟漪。身临其境,飘飘欲仙中。
       众人依次而坐,情致酣畅兴浓。或吞云吐雾,或切磋牌技,或交流文字,或捭阖横纵。此时此景,赋诗吟诵:舟行碧波上,人游在画中。
游人情难自禁,频频按下快门。镜中青龙,似幻如梦:近处,湖光山色,青翠欲滴,天水一线,妩媚人动。远景,群峰叠嶂,莽莽苍苍,水际无垠,海阔天空。
       密雨斜织,彩伞蠕动,话语依依,难得一逢。许仙白娘子,邂逅雨里西湖中;伞下之恋,不离不弃,美丽神话千古颂。不知今日青龙,成就多少鸳鸯,相携走到终?
       伫立岸头,浮想联翩,抚今追昔,旧闻响耳聪。曾几何时?青龙咆哮,桀骜不驯,水患成洪。淹没庄家,冲毁家园,百姓挣扎苦难重。
       改革开放,经济腾飞,人民翘盼降魔洪。拦腰筑大坝,高峡出平湖。长缨缚蛟龙,百年期盼今圆梦。发电灌溉,造福万民,惠及子孙千秋功。
       雨肆无忌惮,人马不停蹄。游完平湖,再攀山峰。八百台阶,蜿蜒曲折,慧云禅寺,悬挂峭壁中。大雄宝殿,耸立云端。庄严肃穆,气势恢宏。呼惠灵塔,应通灵峰。香火袅绕,佛光高照。笃信者虔诚秉香,不拜者禅在心中。
      不知不觉,饥肠辘辘,已是午正中。来到农家乐,进餐土菜馆,柴薪野菜,绿色天然,菜饭可口香味浓。
       朝完禅寺,又觅新踪。淡云搁雨,山水尽收。储家滩景,别有天洞。依山傍水,卧龙飞凤;翠环绿绕,抱月枕峰;水平如镜,清澈鉴容;山峦相依,翠色郁葱;衢阔径曲,车水马龙;竹掩农家,阁楼仙琼;油菜花丛,乱舞蝶蜂;飞凫对影,戏水梳绒;河中孤石,独坐钓翁;桃花源里,握手“陶公”。
      妩媚宁阳,天宝物丰。旅游胜地,屈指青龙。水之浩瀚,宛如西湖;山之巍峨,媲美黄山。钟灵毓秀,欣欣向荣。
游程已毕,兴趣犹浓。丹青妙笔,难尽春容,吾辈无才,拙文把弄。谨此记录,聊以自诵。


       4.《静许初心,与秋对语》
                                                作者:一念随风
       一场秋雨,凉薄了整个季节,秋的况味更加地浓厚。
       默默地折叠好夏日的薄衫,在秋日里静静地封存,换上了早已备好的秋装,一股熟悉的味道幽幽散发,馨香静雅。浮生半日闲,难得有这样的心情,独自走进秋日的阳光里,细细品鉴秋的味道。
       此时梧桐有些衰老,叶子已现斑驳,一种沧桑袭来,却不失成熟的味道。小草也褪去了青涩,几经风露,不再有往日的幽然如歌,却也风韵犹存,许是一吻露浓,也将秋心点燃。
       有一种不知名字的树,近年来根植于这北方小小的城,上面结满红色的果果,到秋来愈显明艳艳的红。举着手机拍几张特写,那红愈加彰显。
到底是垂柳的柔媚,在这时节依然温柔待你,想起《成都》那首歌中的一句词来:“深秋嫩绿的垂柳,亲吻着我的额头,在那座阴雨的小城里,我从未忘记你。”想来这柳是惯看了风月的,不然,为何每寸一枝条,每一片叶脉都满蓄深情呢?
       最喜这柳阴下的小径,幽幽暗暗、摇摇曳曳,多少繁华如梦,多少故事成佳酿,让人醉在秋的深情况味里。那边的阴阳圈,那边的柳下长凳,如今已远去了背影,有些空落。
       曾经在这里浅笑如风,曾经撑着伞漫步在雨中,是谁用青春的画笔把俏丽的背影定格?曾经雪夜里的徘徊,对着月影的醉舞,又是谁用眸光悄悄定格?往事如歌,只能回味,人生如戏,深情难舍,也总有落幕之时。
那边妆点了整个夏日的一大片雏菊,燃起来的热情,尽管有些衰减,也依然极尽心力,在秋光里继续灿烂。一些花已经落去,一些花开得正好,一只蜜          蜂飞来,一只蝴蝶飞去,留下了一些故事,可还有不变的情怀?
       习惯了一个人,在这季节里徘徊,爱看那些树木,爱看那些花花草草。那些树,一枝一叶,一草一木皆为老友,无论时空如何转变,它们永远静立于此,在季节里与你相待相守,永远不会渐行渐远。尽管有些花儿已然落去,有些叶儿注定凋零,但是它们的情怀永远不变,它们会初心以待,还会在另一个季节与你重逢。
       好久没有一个人出来漫步,好久没有与一朵花儿对视或与一片叶儿对语。我的心连同我的记忆一直停留在那个花开的季节。恍惚一些人还在,一些事还未曾远离。风花雪月,月影星移,仿佛你就在那里闪亮,我就在那里舞蹈,他或她就在那里或驻足或徘徊。每一寸土地,每一个角落都染上了星光,洒满了月影。不知不觉中与风花酿造了故事,与雪月产生了感情,与星儿说过珍重,与月儿道过别离,听过一只虫儿的浅唱,听过一只燕儿的细语。如今,在这座小城里,四时行走,恍惚间只有自已,恍惚间也并非只有自已。
       晨起K的歌,独自赏秋添加视频,旁若无人,却乐在其中,果红深翠,筝绕云空,柳韵长凳,蝶恋菊丛,那些镜头里渐次拉近的风景,许是网络不给力,再三努力,还是未能保存下来,好不遗憾。
       许秋光正好,蓝天云朵,美人筝点亮了整个秋空。任凭千丈丝万般绕缠,总有一根长长的线,握在手中,剪也剪不断,时时挂牵。若许初心不变,在流转的时光中静静地等待,相信总会有一场重逢在季节深处悄悄地走来。


       5.《中国式母爱》
                                   作者:耕夫

       面对一位八十多岁还在辛苦劳作的老太太,我只不过是替她抱不平,说了几句宽慰的话,却遭到她的白眼和愤慨。愕然的瞬间,我领悟到了那句话的内涵,无私的母爱震撼了我的心灵。
       今天早上,熬完一个夜班,我走出矿院散步,远远地,看到那块西瓜地里佝偻着一个小黑影,背上驮着白色的袋子,缓慢地向地头移动。地头小路上停放着一辆三轮车,旁边袖手站着一位穿白上衣的女人,一中年男人正在往车上装西瓜。成熟的西瓜饱含水分,很沉,弯腰背西瓜、行走蹒跚的黑影是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十天前我才认识她的。
       那天下午我出来散步,走到瓜地头,忽然从瓜庵里传出一个声音:“你出来转啊?”接着看到从低矮的瓜庵里爬出一位老太太,满头杂乱的白发,脸上核桃般的皱纹里闪动着慈祥的光。没等我回答呢,她坐直身体接着问:“你是在矿上上班吧?”我躬身回答:“是的,是的。”她蠕动着嘴唇,说:“你来到俺瓜地了,瓜还没熟呢,要是熟了给你摘一个吃。”语气里含着遗憾。说话间她又摸索着站起来,抓住瓜庵支柱上挂着的一个塑料袋:“我这儿还有饼干呢,给你吃吧!”老太太个子很矮,头顶仅到我胸前,胳膊细细的,干枯如老树皮。我慌忙上前扶她坐下,问道:“老人家,你多大年纪了?”她咧开嘴笑笑:“八十多啦,身体好着呢!”我看到就剩两颗门牙了,说话跑风,但嗓门大,底气足。我蹲在她身边和她聊了起来。
       老太太说,她有六个孩子,前五个都是闺女,老小是儿子,也四十好几了,老头十多年前就去世了,现在她自己过。儿子生性懦弱,是典型的“妻管严”;媳妇好吃懒做爱打牌,且不孝敬老人,老太太曾和他们一起过了一段日子,还挨过她的打;闺女们都儿子孙子一大家人,都穷,不给她们找麻烦,她自己拾破烂换点零花钱,一年也吃不了几斤粮食。这是儿子种的瓜快熟了喊她来看瓜呢。我问:“你夜里睡瓜庵里没蚊子吗?”她哈哈大笑:“我老了,肉皮厚,蚊子咬不动。”我又问她每天咋吃饭,她说,有时候儿子送来点,有时候吃点饼干。我与她商量,明天我从食堂给你带饭吧?她俩手一起摆动:“别,你千万不要,我知道你好心,农村人的事儿,你不懂,让俺孩儿俺媳妇听说了,会生大气的。”
       回忆着第一次和老太太的认识,不知不觉我走近了西瓜地。三轮车拉着满满一车西瓜向另一个方向走了。中年男人开着车,边上坐着那个白上衣女人。老太太坐在瓜庵前的空地上,用手刮着衣服上的黄泥,头发湿漉漉的,看见我,勉强一笑。我说:“刚才我看见你背瓜了,这么重的活儿,你儿子也让你干啊?”她叹一口气:“儿媳妇懒,我得帮俺孩儿干呐。”我可怜老太太的同时,有些气愤了:“他们自家的活儿,她都不干,你这么大年纪了,不会也不干啊?”
       忽然,老太太翻着眼珠,不认识似的瞪着我,生气地说:“看你也不像赖人,咋说这话?我不干,让俺孩儿自己干,累死他呀?”我愣住了,瞬间,又一下子都明白了,心里滚烫,眼里溢满了泪水。

发表于 2017-9-29 11:27:46 | 显示全部楼层
笑狂辛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9-29 18:58:57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哥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8 11:29:36 | 显示全部楼层
笑狂辛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0-9 15:33:2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0-12 00:05:34 | 显示全部楼层
笑管辛苦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平安车险
平安人寿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风起中文网 ( 皖ICP备12012536号 )

GMT+8, 2019-1-18 02:00 , Processed in 0.097425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