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中文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玄幻 言情 七夕
查看: 463|回复: 26

驿周诗选(52)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1-12 14: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期诗人:游子雪松  苏紫烟 屁胡大人   穷人  石棉  小康之后  胡马胡马花束束  娘娘的喵星人  素心如兰  龙二  土匪土匪   熊特特  天长有变  心炫  江苏叶开 花一仆  千克聿  诗者絮语  梦痴  紫竹心  张庆





天空,被十二月的风越吹越冷外一首


/游子雪松

天空一点都不明朗
记不起从哪一刻开始的
冷空气凝固了尘俗细微的琐碎
湖水失忆。宇宙浑浑噩噩
阴沉沉的像怨妇的面孔

冬阳隐入云层的时光很厚
它压迫向善的人心
谁也不愿说出那些从细节里漏出的
只语片言
没有地方可以澄清真相

树上偶尔滑过一只鸟的啁啾
仿若在抚摸隔世的疼痛
天空,被十二月的风越吹越冷
站在临水的窗前,我若有所思一一
爱情很贵,人情很淡,故乡很远……

小寒

季节的河流在此稍作打算便继续远行
像我生命旅途中的一个驿站
我在第23棵相思树下看往事的回放
几点梅花在西风里抖动它的笑声
唇边有暗香浮动

该是启程的时候了
归途上,雪一朵一朵染白溪径,树丛
像谁安置在世间的诺言
翻过一层层山水,江湖里的恩怨淡了
只有我对伊人的牵绊烟岚一样
打坐在季节的岸边


十三封



文/苏紫烟


1、迷魂阵

玉竹,半夏,曼珠沙华。活在阴湿地的女子
在林间散播浓雾,煮沸时又飘飘欲仙
花叶不相见。前生已是迷途
未来尖锐,中间错过了陌生的雨露
一朝倾心,是闺阁促狭,脉络中荒腔走板
绣花针上一点魂,不是乱世也迷情


2、耍花腔

白药片在夜里发光。危言高筑,离开你
是不是真的不行?我们深入万花筒
喝着这酒,裹着滂沱的梦。身体表层
结起苦籽,我们围着树根跳起舞来
令人费解的线条拉动黑暗底层
今晚睡眠也要荡漾,荡漾,两个人的合谋


3、空城计

假装不在,假装半城风雨都未浇熄火焰
你的肺部连着瓷器,每声每响都清脆欲滴
我说的是爱啊,不是独角戏
不是你高坐城楼,与我晦涩的对峙
好日子都在城破之后,路上没有一片树叶
我们依存于对方的骨缝,相互传递细小的回音


4、五里雾

我的梦境是个赝品:爱人清晰,水鸟怜悧
河流安宁不会布满迷雾,阳光封缄
蜡染飘荡在屋后竹林。十三盏明灯召唤天使
自言自语的女人,举步迈过门槛——
如此,我被寂静惊醒,侧身抽出体内丝线
似秋日雁影,听见辽远又模糊的疼

5、想当然

我和我喜欢的人,隔了一次眨眼
魔方轻轻一转,就有了幻彩的虚荣
心灵手巧的人呵,快把我转回比邻的界面
我们要红在一起,也要白在一起,蓝色和绿色
是春风涤荡的田园,我们胸膛住着鸽子
只在目光清澈的日子起飞

6、耳旁风

故事的两侧,人们在堤坝上吹起口琴
老人坐在唯一的街道上抽着旱烟
云在天上走得很慢,光阴卷着平静
我的风声在耳边摇撸,次第花开,起了清愁
和执念。我是个心灰意懒的坏孩子
受伤后自行吞下褐色的汤汁,你尽管来


7、故纸堆

久未通信的人,活在书页的夹缝
用言过其实的周详,迎合惆怅的私心
书要翻阅才会变薄,权谋与巫术,正史和乡谈
野狐禅说到十三回,女人就变成了坏蛋
是谁承了谁的欢,埋下蛊毒和暮云
谁的关山榆叶枯黄,谁家荒烟迷漫,蝶儿死难

8、不旋踵

山长水远,亭子长满古典主义的青苔
你说莫回头,前路有知己和叛乱,有迷惑眼神
飘荡在黄昏古堡,有龙骑士佩剑的拯救
矮人围住春天的骚痒,墙里封印着珍宝与傲慢
爱你啊爱你,爱你动荡和举起的漂亮小斧头
爱歇下来的海洋赐予我安魂神药,消弥的伤痛

9、假慈悲

我只在凌晨发作癫症,仿佛星光拾阶而下
走下来的绝非公主。百乐门里卷发的妖精
紫色眩晕的气泡酒,靡靡之音火拼寂廖春情
我确定酥软身体暗藏迁徙,浮于肌肤上的
青春荒墓,潜台词无处陈情
但我何必落泪呢,怀旧的人都罹患绝症

10、九回肠

南麓的风挟持虚幻的善良,你看林中鸟
盘旋的圆周,堪称完美又碌碌无为
我的情爱是细沙或积雪,秋天真短
等不及绕过暗河,闯入杀阵便骑虎难下
你来我往的短消息,是关于谁先洗漱的博弈
我已准备到梦中涉水,你站好,不要动

11、思无邪

那么多落花跳下来,那么多飞扬跋扈的热情
变成影子掩埋冬天。我爱这星球上
遥远的距离和平白的转折点
爱小雨和板蓝,也爱白芷和桃花
我爱木履踩到草结和棉花,爱一根新茶贴着春天
更爱你接过行李,扛着我挤出湍急的车站
12、浮沉事

情话显得脆弱又渺小,我一清醒就难过
世界是团郁结的灰,从未有人打开过沙漠
上一秒死得不明不白,下一秒
就无边无际。别用手指撩拨夕阳
好姑娘风韵犹存,黑武士被流光击中
你听到千树花开,再跌得满地都是

13、满天飞

有时需要失重,在诗行里填充些浪荡的虚词
藉此站上一枚飞着的叶子,想起一个人
像淋着雨的小胶片。请接受飞蛾的诚挚邀约
除了凌晨花朵,还有恋人认真的相爱
我们抚摸过交合的琴弦,明了其中合鸣的部分
我们提到草浪归鸿,数了一夜的细雪和青丝





十三封

/屁胡大人

我偏爱的女人没有倾城之貌
她们是绵羊,火焰和跳动的鲜花
是我倒不过的时差和在洛杉矶看过的夕阳,凌晨的短信


1、
妮可,你的臀部些微下垂
不妨碍正面依然是个少女
你的尖叫让浪花稠密,它们被你哄骗
我的旱季就这样结束了,夏威夷不适合结婚
适合我们潮湿,一夜接着一夜

2、
今晚你叫克莱尔。女巫的呻吟,你要熄灭桌头灯
声音只会让我迷路,还是用海岸线吧,多么纤细多么远
你的白鸽子是我们之间和平的使者
你的魔术棒就在我身上快斩断呼吸
我爱你胜于你爱的快乐

3、
离开烟雾就会遇见你,梅丽莎
在汉语里你叫傻美丽
你说修房顶!喂猫!给我揍扁垂涎的老头!
对不起我没有遵从。如果我死了
尸检报告会表明我吞下了过量的神经质,亲爱的我没有遵从

4、
如果我还是少年我一定要爱你,我的布尔乔亚
我的篷篷裙姑娘和园子里的苹果树
你在树下为我熨衣服,扫落叶,拾起苹果花……
我幸福的草坪和无聊的生活
我漫无边际的臆语啊,作爱时我有给你写诗的冲动

5、
打开手机吧,就像打开院门
快回复我哪怕是一句混蛋
你到底在哪里呀我的大马士革
你的皮鞭呢你的黑衣服
失去你我是一条冬眠的蛇

6、
不要再生病了我的小朱蒂
你是五月的樱桃只能活一个上午
你的羞涩只能被我捧着像不断下滴的水
你要被我吻着融化到梦中
你走后我再没买过百合。我也不敢看墙:白花花的忽冷忽热

7、
这是充裕的南方有麦田和蕃茄园
我们手拉手像是初恋
多可笑啊我们长着尾巴,灰尘捻出的黑影子是阳光的滑板
红头发弗里拉就这样跑吧我爱你奔跑的样子
我要一直追一直追直到太阳落山

8、
你是我的阴郁我的傻孩子
是我喝上一杯就能想起来的悲伤和女人
你是钻进我骨头里面的小细菌
你繁殖,你分裂
你是克里维亚你这个喜欢用刀打赌的小疯子

9、
滚烫的阿瑟尔坐在海神宝座上
滚烫的海洋做了一千件事
回禀女王今天收成很好
三万只绕圈的沙丁鱼和一只黑漆漆的猫
我要面对银烛向你祈祷,这古老的敬意护佑了海上的荒园

10、
你是路过星辰旅舍的人,卡蜜儿
我多爱你摇下玻璃窗的那一刻
我的房间会开花还有用不完的冷雨夜
淅淅沥沥可以讲不少从前的事
我才不和你干杯呢小雀斑,你若爱我就请把我忘了

11、
道路尽头是你松开的手。是我的白石雕像
整齐的绿植,红色消防栓和突然松开的阀门
你知道我离不开水杰西卡
你知道我离不开蹩脚的思乡之情。你知道你不是我的符号
但也不是我的不满。我只是想你了,在我们告别的时候

12、
所有揣测都是他一个人的。爱,或者不爱
或者有一点点爱但更多是恨意难消
红眼航班上的孤独乘客
他没有要酒,也没要毯子
他在空中尽情发抖,离开生命中唯一的爱人

13、
没什么可期待的,也没什么可纪念
最后一封信,我安排自己富裕地恋爱,并贫穷地死去
我滔滔不绝的不过是一座小镇的意象化
在黄皮肤和黑森林之间,我选择肤浅的顺从
约会、约定或约炮,都是橱窗里等候下架的摆件,已经不那么要紧了,晚安


返乡人

/穷人

后来人们都走了
我打点包裹,把行程标注在一场可能的大雪
飞机的马达轰鸣着
越过秦岭,长江,和古老的湘西部落
一些细小的星辰
仍旧散布在黔北众镇的夜空

豆花,凉粉,以及石板路上
曾经在书店里读西西弗斯的少年人
将再次
沿着一个伟大会议会址的墙角
走进乡音和中华路的夕阳

回到田间,我或许可以呼出一些
这些年体内陈积的霾
而以手扶起一株油菜,或是一棵花白的茅草
每年都有很多风吹拂它们
当风吹过田垅,它们就把露水交给了泥土


铺满暗光的水域


文/石棉


在铺满暗光的水域
我可以平稳地呼吸。我的爱人
有鳞片、粉红色的鳍,每次经过
都会张开鳃瓣
她还有对称的乳 房——有时洁白
有时是忧伤的蓝色
[size=14.0000pt]
身边的藻类、贝壳、珊瑚
从未有过多余的言辞,都热爱着
薄而幽暗的光阴
我的爱人游过来,拨开草丛
我们做 爱,隔着宽阔的波纹
我们坐起来说话,绝不提及远处的尘世




腊八节外一首

/小康之后

进入腊月,日子就多出一味
成道的秘笈在重霾中匿笑
没有人想起
在岳坟前供奉一碗有豆的粥
我背上无字,不配靠近

一场雨适时而至
就有足够的时间缩手袖筒
用指头掰出回家过年的日期

暗自庆幸母亲不认字
不纹身,还能保全背部的光洁
我坚信这样的想法
和佛祖无关

日子

日子被撕扯的很薄
窖藏再次发酵
挂杯的滴酒不堪入肚
粮食,母语不属于甘醇

肝脏经霜后
学不会茄子的顺时
胆汁的味道
循着酒的甘醇寻根归源

日子在霾中隐去
新酒继续在土中缄默
不跛足不能证明两条腿等长
风很大时,选择在酒里消解更年


搬砖道人

/胡马胡马花束束

搬砖的
未必就是农民工
说不定是哪座山上跑下来的野道士
趁四下无人在秀肌肉
路过的姑娘打了个喷嚏
背影没让我想起谁
气温降至5度以下,一口酒之后
天色更暗了。我想不出
这样站在窗口的理由
隔着大半个中国,一场雪
下得无声无息
那么远的山头与铁路
再没有剑客以眼神穿过风雪
难得有人在这样的天气
喝一口酒而后假装
吐一口血


今晚

/娘娘的喵星人

情绪令气候多变
冬雨偶来,浇灌车马稀落的门庭
鲜衣人擅长形容词
出没于昼夜。从一所房间去往
另一所房间
是否过夜,这取决肌肤与
灯火产生的效应
娘娘有言,先把你眼中的黄金
运出城


雪,是冬天疼痛的词

/素心如兰

是不是开得太盛了
一朵朵绵延的时光碎片
此刻,读着岁月的离歌,撑着白色的羽
竟自飘然而下

一场漫天的颂辞
就这样纷纷扬扬,如织在冬的鬓角
仅瞬间就逐而代替,吐纳
一份清冽的寒

这些被风挥霍的痛点
像绝望下滑的虚线,空结几分离愁
除了些许的抱怨,还留有一地无法
解读的白


一场雪的构想

/龙二


你来时,风披着外衣
裹紧一颗剔透之心,从天空匀落
很轻,像你在轻唤
我的名

凝华的感观,一直都在
逼近我,典伊的圣洁被固态了
岁末之后,一些发光的晶体刺破云层,
它穿越夜幕,遁风而来

漫天的飞舞冰菱,闯入红尘
和我沉寂的腹地,胸腔,
依附在你发髻之上,一朵簪花
美的形态,是一只蝶

那时,天使哭了
她以云为裳,从天而降,
一袭花边被风撕碎,那时我在梅关之外
直立,仰望
一场雪的皓白




安娜的日记


/土匪土匪


那是一个被阳光救赎的冬日的早晨
暂时先忽略。

有人推开楼道的铁门,挽着女伴的手臂
生硬的,或者
它应该抽出来,放到裤兜里。

咖啡馆一楼,老板娘正忙着
桌子上的灰尘是客人写下的字
这将花费她大部分的时光。

按摩店的姑娘们包裹起胸部和长腿
躺在沙发上,此时的话题
是一辆驶向南方的列车和一个阴冷的小院。

在短暂的假期,冷清的街道两侧
杨树伸着光秃的树枝
有人离开阳台,把棕色的盒子再次合上。



SZY
---------她在那里肆意,然后慢慢消失

/熊特特


S
不是旅者
也不是故地重游
准确说是言不由衷
这里没有太多变化
那个长势横向的女人已经不在
她的气息像偶尔的黑暗
却远胜于一场思念
曾经把她放到不同的风景
看到的竟然是一样的画面
正如诚实,铜镜里的火焰
依然在她的面颊

Z
在雾霾中想你
许多影子似乎都是你
你在西南,那里能放风筝吗
我小的时候在皇城根可以
风筝好远,而现在短暂的心情
被你长长的影子牵着
有的时候总是躲着一种画面
许多朋友已经质变成野兽
在高山林间寻找,有旁白:这是艺术
而我应该是什么东西
我虚无,是时候了吗
摔碎相机和镜头
在雾霾的深处,被你杀死

Y
日子如脏水,在更新与重复中
不会露出自我有颜色的龌龊
我不相信,自己的遗失和肯定
如果你骑白马,我一定是盗马贼
你看火,恰巧我在烈火前面
马蹄踏在叹息里,城堡不远
城堡因约定而毁灭,只有
废墟和远处的季节,翻着你的诗集
里面夹着我杜撰的思念



春夜三首


/天长有变


重生

我的船,一种追赶
我睡着了
那被视为黑的,云彩的风暴
催动者的巨石

洪水到来,我睡着了
而声音,在不断地灌满

上船的人:我的死敌
请上船。我的爱人一一画布请上船
我的朋友。愚钝
我的死亡,跟从!

春夜

或为拒绝内心的草
驰骋的烟尘
我活在一本书的时候一一我死得
很痛快
捡拾或者放逐的翅膀
我俯瞰:巨大的熔炉

作为潭水的眼睛,一百万个姑娘
作为潭水的岸边
我在浇筑一棵树的城堡,根的隆起
放大铜镜
我看见一一我面目清瘦的身体
在上面走着


窗外的花

你伸出了手一一叶子簇拥着
你收敛目光:被裹在阳台之外的壳体
鲜艳的
在废墟的城市




低处的风景


/心炫


时间漏下的斑斓,葱茏着
那些细小的、不知名的花草树木
一缕晨曦拂过,再添几声鸟鸣
整个画面便诗意着

晨钟响起,匆忙里提着人生上路
委屈,不甘,梦想,幸福,未来
都在惺忪里开始排序,奔跑
像报晓鸡日复一日

日子,以潜进的方式
携着明天的影子在眸光里前行



白羊三首

/江苏叶开


大风吹
大风吹来雪
大风吹来雪中的白羊

我的小屋灯火彻夜未眠
母亲坐在灯下
编织花篮和渔网
我的母亲还很年轻
她的幸福远远大于悲伤

我将花篮送给南方
我把渔网撒向北方
我的母亲还很年轻
她轻轻推开小镇的门
白羊正啃食
雪线下的青草


孤独


可以是风暴
可以是之前的片刻宁静
或你无尽地下坠
你抓住的绳索都是火
你的尖叫
化成冬夜呜咽的寒风
你的影子钉在
白色墙壁上
而你无言的目光中
一片沙漠正在逼近


木匠


技艺精湛的手艺人
面对一堆木头
他眼神温柔
内心辽阔
他最伟大的杰作是
把黑夜
雕刻成一面巨大的镜子
他在黑夜中
面对这堆无言的木头
像守着他的母亲
妻子、落日、墓碑和



同有一个家


/花一仆


那里到处是方方正正的小房子。打开隐形小窗,能看到
那里的球是方的,照样会滚动;花是方的,水也是
那里小雀儿煽动双翅,落进词故乡——是的
那里是词故乡有你,挽青丝、移碎步,用笔画描眉
那里,一发声是词语的方言,一对话就默契
那里沿一条词小道,我们像失散了多年又亲亲相遇

那里,与你一般模样,穿方格裙,又戴方巾
那里浑然忘记性别,也描眉——我男士效颦
那里词玻璃又亮,又软,甩红袖伸进去,打完粉儿,拿出半个自己
再留半个,等着一会儿看。先捧词小杯,用你的嘴唇酿酒
那里先绣水路江南,用你的手指,绣出词栀子、词葡萄
那里说酒香,不怕巷子有多深,只怕你淋着词小雨
时而如丁香般的姑娘,时而如贵妃一摇,就释放我的醉

那里没有年龄。唯一的季节,是花季
那里拉着你的小手过家家,用句子垒小楼、垒水街,垒万家灯火
那里牵着词小马,撕一片月光做嫁衣。在那里
那里没将军、士兵没皇帝、臣子,只有一句
不想做你的我,就不是好我,对不对
那里因为共同的词基因,就共守着几千岁——
那里共有着同一块甲骨,不管多大
也都是呀呀学语的孩子……在那里


碣石


/千克聿


婚姻像是调好的鸡尾酒的话
被子里分不出是谁的脚
但即便是冬天,被子外的冷仍是新鲜的诱惑

不是说每滴红酒都愿意是红酒
一滴红酒就刚从杯子里溅出
河滩上的许多石头,无法为小河选择回外婆家的路

一条狗游离在灯红酒绿外的空街上
喜欢更冷。青石板托住下巴
能想清楚北方的狼遗留的问题

再说,真正的酒是一座孤岛
并且长此下去,自己听不懂跟自己说些什么
海边的石头最终截取一截浪为心跳




路过城市的红绿灯(外二首)


文/诗者絮语
  
夜,浓度很高。喝一口
远方就醉了
四通八达的街道
多么像那活生生的十字架
将无数憔悴不堪的面容
和外乡人禁锢在关节里头的呐喊
一一摆渡
  
三十秒,六十秒,顶多
一分半钟
与时间赛跑没有终点
我相信:穿过这红绿灯
再拐过几个弯,翻过几道山梁
梦乡,如母亲的炊烟
一样温暖
  
那只倦飞的蝴蝶
  
只待今生情,不问
来世缘
咬碎黑夜,我立于一株木棉
化蝶
  
至死也不说出,那道
明艳的殇
是盛开在第二十五根肋骨里的
一朵月光
  
浮光
  
雪下在半空中,抬头
白茫茫的
村庄还不曾睡去
等风的叶子还悬挂在槐树枝头
游子一般
当初的承诺已泛黄
  
那飘浮不定的雪,四面八方
涌过来
漫过一条鱼的想象,和高耸入云
的钢铁塔吊
住进干瘪的蒲公英种子
喂养几丈乡愁





我是一只千年的狐


/梦痴


我试着夹起尾巴,庙堂就荡起了淫笑
那个苏侯家的妲己,就妖媚的从历史书上坐起来

荒坟野塚,我摇着折扇,在星光下修炼
扇面上鬼魂一动再动
我目光如炬,将这些花心淫心贪心的汉子精魄收集
运筹千里之外,我知道,君王喝一坛花酒,满城寻我的芳踪

我喊一声,扑棱棱的鸟声从夜色里飞出
一个叫宁采臣的书生撞上了我的色相
眉目传情,荒野中,石榴裙下捉迷藏
我希望,干柴烈火来的更旺

我侧身,让那些凄美的爱情吃力地走过
看见一滴隔世的眼泪,在《聊斋》上缓缓洇开






从冬天的屋檐出发

/紫竹心

迈步,抑或飞行。
雪白有些迫不及待,从天空,从大地。
从看得见,看不见的旮旯。

行程有些迟缓,不在乎冰雪。
加速血液,以一腔热忱换另一腔热忱。
听风,听雪,听一切可听的语言。

我还活着,就必须行走,必须赶赴下一个驿站。
从冬天的屋檐出发,到春天的花园怒放。
生命自当领跑,一片雪花,一片青绿。

匆匆的,不是流水,而是自己。
你看,黑发,白发,又一程开始,又一程奋进。
浅浅的,写下一笔划痕。梦,在远方。




在医院(组诗节选三首)
——老爸的最后二十天


/张庆


夜凉不仅如水

梅朵压低了兴致
不想在黑暗中忘乎所以
袭人的香与月色亲近

轮廓因微缩而精致
像是从月亮之上飘落
驻留到此,栖息更如仙子

来一次不易,聚集尤为值得珍惜
以季节划定品味高低
这一定是无可替代的尤物

夜深时褪去了所有羁绊
包括枝条投影,包括风声摇弋
都在子时翩翩起舞

嗅觉没有酣睡,就连舌尖
也跃跃欲试
以为能够饱尝,这一道绝美宵夜

ICU

突变状况,监视器发出警报
ICU成了不二之选
体质决定了方案,抗衡是否有力
门后充满随时变幻的疑问

只得听从传出的指令
缩写不知能不能缩短痛苦
一切凭着想像,来一次感同身受
随着分秒跳跃的是担忧之心

没有选择的选择


没有选择的选择,无法后退
签字也是争取一下
看看运气是否眷顾我的虔诚
我不愿相信,会就此打住

迹象与吉祥同音
捕捉到,不愿放手,等着
奇迹会发生,因为
枪林弹雨中穿过,也能回转

在等候时如同煎熬
没有任何把握,却非得
却非得安慰自己,会好的
此刻怕门很快打开
又期待着尽快传出好消息



发表于 2017-1-12 14:51:0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驿版,我上刊了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 16:14:03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上刊诗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 16: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南老师辛苦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 16:54:04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南大哥辛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 17:33:23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候江南,感谢选编小作!
制作十分精美,收藏了,祝福冬安,笔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 17:35:1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一期好长 慢慢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 17: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南大哥棒棒哒!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 19:02:15 | 显示全部楼层
江南哥威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2 21:02:07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老师们佳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1-13 06:42:07 手机频道 | 显示全部楼层
祝贺祝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3 09:28:0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3 09:29:2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支持,问候 上午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3 09:29:3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天长支持,问候 上午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3 09:29:49 | 显示全部楼层
诗者絮语 发表于 2017-1-12 17:33
问候江南,感谢选编小作!
制作十分精美,收藏了,祝福冬安,笔健!

谢谢支持,问候 上午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3 09:30:02 | 显示全部楼层
土匪土匪 发表于 2017-1-12 17:35
这一期好长 慢慢读

谢谢土匪支持,问候 上午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3 09:30:15 | 显示全部楼层
苏紫烟 发表于 2017-1-12 17:41
江南大哥棒棒哒!

谢谢紫烟支持,问候 上午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3 09:30:2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静秋支持,问候 上午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3 09:3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兰心 发表于 2017-1-12 21:02
学习老师们佳作

谢谢支持,问候 上午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1-13 09:30:33 | 显示全部楼层
兰心 发表于 2017-1-12 21:02
学习老师们佳作

谢谢支持,问候 上午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风起中文网 ( 皖ICP备12012536号 )

GMT+8, 2021-1-21 06:13 , Processed in 0.117751 second(s), 22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