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中文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平安保险商城
搜索
热搜: 玄幻 言情 七夕
查看: 241|回复: 3

【文学评论】鲜活的人物(文/赵洪香)——读葛安荣老师《听眼睛说故事》有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30 10:57: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鲁迅曾说:“写小说,说到底,就是写人物。小说艺术的精髓就是创造人物的艺术。”今日读葛安荣老师发表在省级刊物《雨花》上的小说——《听眼睛说故事》,深感葛老师就是鲁迅大师这句话的身体力行者,他的小说温暖,接地气,反映现实,尤以鲜活的人物形象制胜。
文中的“领衔主演”毫无疑问是——盲人按摩师李德堂。盲人,倒底是一种怎样的生活状态,用葛老师的文章来解释,那就是眼盲心明。文章塑造的李德堂,能根据阳光判断时间而且没有太大的误差;能在键盘上自如的盲打,欣赏音乐;能听声音、闻气息就知道是哪位客人;能凭手感知道客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关键是他的按摩技术了得,按、点、压、掐、捏、抓、弹,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弄得云翻雨腾,风声水起。“蛇有蛇道,鳖有鳖路”,葛老师塑造的李德堂,人物形象真实而丰满。“上帝为你关了一扇门,就一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由于眼瞎,李德堂的听觉、触觉、嗅觉反而得到了特别的训练,成为一个自立自强,靠推拿按摩技术吃饭的男人。
如果仅仅是这样,李德堂也就是江湖艺人中的芸芸众生,不值得读者多做停留。葛老师的高明之处在于他通过李德堂的感情经历,让我们看到了一个真正的男人的胸怀。喜媚,带了自己的女儿丫丫跟了他。喜媚很实际:“女人喜欢人民币,就像老鼠爱大米……你不是小鲜肉,我说喜欢你的人,那是鬼话、假话、骗人的话,跟你在一起,图的不缺钱花,你有钱养活我们母女俩。”也许李德堂早就意识到从喜媚说出这句话开始,他们就注定不能长久。他一直没有和喜媚领结婚证,他不想用一纸婚约束缚喜媚,他要的是女人的心甘情愿。就算已经知道了喜媚和中年男的暧昧、私情,他还是选择了原谅和宽恕,给了喜媚时间和空间,让她自己决定去留。用喜媚的话说:“想不到你眼睛不行,其他功夫一等”。没错,他是一个失去了双眼的男人,但无疑他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从丫丫连声呼唤他爸爸,用小手当纸巾来回为他擦条凳中,我们都不难窥见他是如何把丫丫当亲生女儿去疼爱的。就算喜媚已经决定离开,他也是好言宽慰,还让丫丫常来当亲戚一样的走走。如此善良有爱的一个男人,令人动容。
他说喜媚容易动情,女人容易动情就容易受伤。喜媚感动、愧疚、也曾在一念之间不想走了,但他尊重喜媚:“你人不走心走了。”从始至终,他始终没有为难过喜媚:“男女走到一起,不存在谁对不起谁,不存在谁占便宜谁吃亏。”何等的胸襟,何等的男人!就算自己受伤也不愿去伤害别人。喜媚的背叛并没为自己带来更大的幸福,因为她的声音苍老而憔悴;喜媚还念他的好,进城顺道来看看他。男人的胸怀让李德堂赢得了女人真正的尊重和爱。“龙配凤,虎配熊,老鼠的姑娘砖地洞,婚姻这东西不好玩,攀得高,跌得重,你有多大的脚穿多大的鞋子”这一段话是李德堂悟出来的婚姻观,又何尝不是对喜媚善意的忠告,读者读到这里也深以为然。李德堂最终选择了同样眼瞎的芳芳,体会到婚姻幸福的滋味,葛老师让我们看到一个善良有爱的男人,值得拥有一个女人全部的爱。
文中的“主演”无疑是——喜媚。她现实,跟了李德堂就是图他有钱,能够养活她们娘俩;她虚荣、贪财,从收下中年男的小费,到私藏中年男的小费,到接下中年男的红包,她一步步滑向了中年男的怀抱,最后终于选择离开了李德堂。但葛老师并没有把她塑造为一个十恶不赦的女人,她再不堪,也是个善良勤劳的女人。她爱钱,但她最终选的还是情。她经不住金钱和情感的引诱,最终背叛了李德堂。但文中多次出现她深怀愧疚的片段:
“夜晚,喜媚放满一浴池热水,帮他脱衣,然后扶他如水,让他躺下浸泡发汗,然后轻轻推揉他跌肿的左手,揉着揉着,不禁哭成个泪人儿。”
“送走客人,喜媚把按摩室内外仔仔细细打扫干净,然后对李德堂说,我搀你上楼吧,以后想搀你也不能搀了。”
喜媚说对不起他,这楼梯间的灯专门为她和丫丫装的。
她紧抓着他的手放到她的眼睛上,近乎用诀别的口吻恳求:“德堂,你再摸摸我的眼睛吧,你一直喜欢我的眼睛是吗?”
“我想不走了。”
“进城有点事,顺道弯过来看看你……丫丫去外婆家了”
喜媚跨出门一截路,不觉回头长长射去一眼,发现“李德堂按摩小店”几个字活了,像眼睛一样忽闪忽闪地眨着。她脑子里浮雕谍影般重现李德堂第一次摸她眼睛的情景。
在葛老师的笔下,喜媚活了。这是一个非常真实的女人,她也许虚荣、也许势利、也许现实,但她并非好歹不分,无情无义,她只是想要更好的生活!生活最终会告诉喜媚什么是最珍贵的,而喜媚也最终悟到了。
文中的“配角“当然是——金主任、中年男、张姐。葛老师用笔不多,但几个人物形象却都鲜活生动,即使作为“配角”也依然让人印象深刻。
借助金主任享受按摩的感受和询问,李德堂的绝活才让我们一窥究竟;金主任聪明人不点破,却善意的提醒,讲笑话调节气氛,认真地抠喜媚一眼,通过金主任这个顾客的出场,我们看到了李德堂的郁闷、隐忍、无奈和悲情;金主任的调侃,金主任透明清澈的劝戒更让我们看到李德全真男人的一面,有钱却并不胡来,即使受伤却仍然愿意去爱去包容;最后金主任为他介绍了自己的表妹芳芳,这一行动无疑是金主任对李德堂人品的最大肯定和赞赏,由此也升华了我们对李德堂这个人物的感情和欣赏。
中年男总共出场也就几次。一次是来了与喜媚眼光一碰,就走了;第二次是来第一次按摩就要给小费被拒绝仍坚持要付;第三次是按摩了要付小费,还说了一大堆同情话语,被拒绝却塞红包给女主人,还对女主人说出贴心贴骨的话。这三次出场把个土豪男刻画的入木三分,他不仅在自食其力的李德堂面前有强烈的优越感,还在喜媚面前挑拨离间,用小恩小惠赢得喜媚的好感,他的出场让我们为李德堂手心捏了一把汗。果不其然,他的第四次出场就是上门偷情,第五次出场就是丫丫在春风公园看到的,这个人打乱了李德堂一家的平静,但他的为人也让我们为喜梅担忧。
张姐总共出一次场,可戏份不少。从张姐感知到的李德堂不时弄乱程序和节奏,我们明白李德堂担心的事情可能就要发生了;张姐的生气、懊恼反衬了李德堂的心绪不宁,他什么都知道;张姐话里带刺,把中年男和喜媚比作潘金莲和西门庆,并苦笑:家丑不可外扬。把个李德全的辛酸、挣扎和善良暴露无疑。她和金主任都是李德堂遭遇的同情者,但他们尊重李德堂的选择,善意的保持了知情而不宣扬,维护了李德堂更重要的是维护了喜媚的声誉。他们和中年男的品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文中还有“友情出演”的两个人——芳芳和丫丫。
丫丫出场一次。她却小兔儿一般蹦到李德堂面前,仰脸连声呼唤爸爸;她搀着李德堂到春风公园,李德堂欲落座条椅,丫丫说有灰,脏,想摸出纸巾揩出一圈干净地,奈何口袋空空,情急之下,摊开两只小手,权当纸巾,在条椅上来回擦了几次;丫丫忽然惊呼雀跃:妈妈,妈妈在北边的亭子里,还有一个叔叔……
真的,妈妈穿的红衣服,那个叔叔好高好高,我认识的;一番话把丫丫吓得一声不吭,泪珠儿断线般的朝下跌落。几个片段把丫丫的纯真、善良写得令人心疼。从丫丫对李德堂的亲密我们不难知道,李德堂对丫丫付出的爱有多少,因为小孩是最不会撒谎的。另一方面通过李德堂对女儿的教育:“不准说妈妈的坏话,你看错人了。”他的形象在读者心里真正立起来了。即使喜媚有错,他也不能毁了喜媚,一个失去了名誉的女人以后还如何嫁人,如何生活?我们从他对女儿的教育中看到了人性的光辉。
芳芳出场一次。芳芳满脸风平浪静;芳芳柔声说喜媚妹妹你坐坐,然后端来一杯茶,颤颤巍巍地递给喜媚,接着就让他俩好好说说话;说完转过身,面向楼梯口;李德堂赶过去,牵着她的手走,等她握到登楼的扶杆才松开手。这才是一个女主人的样子,温柔、体贴、大气,虽然话不多,气场却强大。她摆正了自己的心态和位置,反而让男主人宠爱有加,最后尴尬的反而是喜媚。她的出场把李德全的婚姻观做了完美的诠释,同时也让读者看到了善良和爱的力量。李德堂,他配拥有这样的女人,这样的爱!
整部小说的人物就这样鲜活的站在我们面前,让我们触手可及。读这部小说的时候,每个人物呼之欲出,就好像我们已身处其中,正在听取他们的谈话,感知他们的行动,触摸他们的灵魂……

发表于 2017-1-10 11: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专业灭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4-27 18:12:17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5-2 11:25:13 | 显示全部楼层
才华横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平安车险
平安人寿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风起中文网 ( 皖ICP备12012536号 )

GMT+8, 2019-1-22 20:34 , Processed in 0.079764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