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中文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热搜: 玄幻 言情 七夕
查看: 738|回复: 52

新编杞人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8 17:03: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羌乡男士 于 2016-10-30 22:48 编辑

新编杞人故事

作者:张伯文

(一)

       话说列御寇在《杞人忧天》的故事,把杞人说成了胡乱幻想的一个庸人,杞人感到特别的委屈,整日郁郁寡欢,最后郁郁而终。他临走之时对世人说:“人啊,没有远虑必有近忧啊!”说完后就一命呜呼了。他在人世间终于没有洗刷掉庸人自扰的名声,背负着异常沉重的思想包袱,睁着不瞑的大眼踏上了通往天堂的路。
       由于在人世间没有好的名声,到了天堂玉皇大帝自然也不能重用他,就安排他在天庭干一些杂七杂八的闲活。这样一来,他倒也轻松自在,闲来无事就东走走,西看看。悠闲得了得。
一天,他闲逛到了南天门。正在和值日星官聊天,忽然一股刺鼻的臭味迎面扑来,把他和值日星官着实臭了个实在,他们顿时感到天旋地转,呼吸都觉得困难,差一点站立不稳。杞人立即跨出大门,想看看这异臭究竟来自何方。可是他极尽目力却什么也看不见,感觉臭味却愈来愈浓,又一阵的眩晕,几个踉跄便趴在了地上。值日星官快步将他拖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轻轻地放在了沙发上。杞人在沙发上沉沉的睡着。
      值日星官看着沉沉睡去的杞人,心里异常焦急。拿出远程可视无线电话拨通了天庭保安部办公室,报告了他们的发现,并请保安部办公室急转玉帝批示解决的办法。
      天庭各个部门紧急磋商,为了确保天庭的空间不被污染,各部门官员联名玉帝,建议立即启动《天庭安全紧急预案》,并马上派人查清臭源,开启天庭二十四小时自动消毒系统,对各个区域进行全天候监控、消毒,以控制疫病在天庭的蔓延。
       消毒系统立即启动,可是派谁去调查臭源呢?这让玉帝十分头疼,各个部门的官员都有自己的一份事情,许多人也不愿意去接受这非常棘手的任务。此时,老态龙钟的太白金星站出来,向玉帝鞠了一躬,用颤巍巍的声音奏道:“陛……陛下,老臣,我……我……推荐一……一个人,”玉帝打断他的话头,急切地问:“谁?”“陛下,容……容禀。……”他喘了一口气,又接着说“我举……举荐杞人。”此话一出,令众官员面面相觑,不觉为太白金星捏了一把汗。因为众人都知道玉帝是不喜欢杞人的。太白金星继续陈述着他举荐杞人的原因。
       玉帝看看众官员,一个个肥头大耳,养尊处优的样子,真是丑态百出。他的心里倒吸了一口冷气,只好摇了摇头,沉沉地叹息了一声。“那只好这样咯。”眼神里透着特别的无奈。“那赶快给他办理各种手续,尽快上路。”说罢拂袖而去。
        各个部门紧锣密鼓地给杞人办理各式各样的手续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再说杞人昏睡了几个时辰之后,慢慢地醒来。睁开眼就问:“这到底是咋回事哦!”值日星官也无言以对,只能默默的看着他。
      杞人慢慢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准备跨出门回自己的住处去。此时,值日星官办公室外的大道上一辆“天宇”牌豪华轿车疾驰而来,稳稳地停在南天门广场的停车处。车上走下来几个玉帝办公室的大员,他们手捧谕旨铁塔一般地站在了杞人的面前。领头的高声呼着:“杞人接旨!”杞人被这一声呼喊惊懵了,赶紧跪下听候宣旨。谕旨曰:“杞人善思,久未为天庭出力,今天庭臭味甚浓,不知何因。着杞人下至人间彻查。不得有误!钦此。”杞人听完之后,急忙叩头谢恩。
       杞人站在原地愣怔了许久也没有想明白为什么单单要派他去彻查。一个根本不算个人物的杞人又怎么能够想得明白呢?管他呢,下到人间去看看又有何妨呢。再说,过去了两千多年,还是头一遭下去看看呢。杞人这样想着,心情自然也就舒坦多咯。
       一切都按照计划在筹备之中,只等玉帝一声令下,杞人就可以出发了。是日,值日星官正在办公室眯着觉,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惊得他一蹶而起。电话的另一端发出了指令,立即通知杞人到玉帝办公室领取文件,马上出发。

(二)
       杞人迅速领取了包括《天庭通行证》在内的所有身份证明文件,到南天门告别了值日星官。驾驶着FBSP自动导航飞行舟,踏上了走人间的漫漫长路。
       杞人把飞行舟调整到自动驾驶的位置,一边欣赏着沿途的风光,一边打开舟载音乐机,品赏着天庭的美妙音乐。他陶醉在沿途的风光之中,陶醉在天籁之音的美妙享受之中。FBSP自动导航飞行舟穿行在浩淼的天空中,自动的躲避着各式各样的飞行器的撞击。他时不时的打开超远程对话系统和流星对话,和群星打招呼。此时的杞人完全忘记了自己的任务,还以为这是一次奇妙的旅行呢。
       正在杞人陶醉其中的时候,一个他从未见过的巨大而飞速前行的圆柱形物体,穿云破雾来到了杞人的飞行舟面前,差点让他的飞行舟与这个怪物(杞人心里想)撞个正着,惊得他一身冷汗。他马上将自动驾驶改为手动驾驶。杞人小心翼翼的驾驶着飞行舟,终于避开了那个怪物,但是自己的驾座前的可视范围已经是最小了,原来那巨大的圆柱形怪物尾巴上喷出的高温和烟雾将他的可视窗糊上了一层厚厚的结晶。杞人立即启动清洁机清洁可视窗,可是那厚厚的秽物怎么也清洗不掉,很难恢复到以前的洁净了。
      杞人叹息着,继续他的行程。
      飞行器在杞人的驾驶下,平稳而又快速的飞行着。刚才的遭遇,让他提高了警惕,时时注意观察着四周的情况变化,稍有一点动静,他就调整飞行姿势,以确保自己和飞行舟的安全。漫漫长路,杞人开始感到有些寂寞。于是他关掉舟载音乐机,打开随机携带的TV机,收看一下天庭电视台的节目,缓解一下旅途的寂寥。
      在离地球约五十千米的大气层上,杞人预备停下来休整一下,也实地查看一下臭源所在。他停放好FBSP自动导航飞行舟,打开舟门,全副武装的走下来飞行舟。
       杞人拿出二郎神送给他的“千里眼”------一只可以搜索数千米平面的激光望远镜。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往东一看,股股浓烟携带巨量的黑色粉尘和阵阵恶臭抛向天空;往南一看更是惊得杞人一跳八丈高,阳光直射地面,树木、花草的叶子黄黄的没有了生气,闻一闻,空气里弥漫着呛人的味道;往北一看,沙尘暴甚嚣尘上。杞人感觉口里满是黄沙……他不愿意看下去了。转身在飞行器里拿出自动测厚计,想测一测脚下屏障的厚度。每测一个地方,厚度都不能达标,在往南的方向还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臭氧洞”。可以说这块屏障已经千疮百孔咯。
        杞人心里默默地想:天总要塌下去咯!杞人开始闷闷不乐起来,他不是担心自己身无所寄,而是担心地球的人类拿什么生存下去。
      “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收拾好东西,准备继续他的行程。
       杞人驾驶着飞行舟,以音速向他曾经生活的星球飞去。就在他沉浸在万分苦恼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剧烈的啸叫声。数架超音速空中客车疾驰而过,巨大的尾气瞬时遮住了杞人前进的路,他的可视窗再一次被糊上了厚重的结晶体。前方的路已然不见了,他又一次开动了清洁机,这一次的损坏更为严重,他感到自己的呼吸似乎快要停止。此时,他有了迷惘的感觉,真不知道,人类为什么会造出这样的机器污染明亮的天空呢!
       擦干灰尘,他又开始上路。他祈祷着:别让我再遇到冒着巨大黑烟的飞行物了。调校好机器,听听飞行器发出的声音,一切正常。杞人开始感觉累了,疲惫的感觉愈来愈浓,真想好好的睡一睡觉,养足精神好去人间做更多的事情,他把飞行器又调整到自动驾驶,开始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一觉醒来,自己的飞行器已经稳稳的停在了地球上一个空旷的原野上。杞人揉揉惺忪的睡眼,眨巴眨巴干涩的眼睛,准备走下飞行舟了。他先观察了一下四野的状况,确定没有什么人在注意自己,然后才打开舱门,踏实的站在了地上。
       四周悄然无声,也没有听见他曾经熟悉的鸟叫声。小河水哗哗的向前流着,发出一阵又一阵的腐臭气味。

(三)
      杞人掏出飞行舟遥控机,轻点了一下“收缩”键,只见飞行舟瞬间就收缩成了仅有一个小皮箱大小的旅行箱了,然后再用遥控机对着自己的衣服点了一下“换装束”,杞人身上的衣服变化成了凡间普通人的装束。
      空气中,腐臭的味道愈来愈浓,仿佛整个世界就只有这种臭味存在。杞人提着旅行箱来到小河边,想查看一下水质的情况。此时,他俨然一个环卫技术员,在认真的提取水样。小河水依然欢快地流向远方,黄黄的,宛如一条黄龙向着远方流去。那所谓的水基本上分不清是水还是其他什么东西在流淌。刺鼻的味儿在微风的作用下,迎面扑进了杞人的鼻孔,呛得他泪流满面。抬眼望去,河道的两岸将近十米的地方都是光秃秃的,寸草不生。裸露的黄土和岩石似乎在述说着自己的不幸。
       一阵狂风刮来,狂傲的沙尘似群魔乱舞,从不同角度劈头盖脸的吹向杞人,杞人忙乱地挥动着双手想护着自己的眼睛,可是沙尘无情的冲进了他的眼睛,眼泪再一次流满了面颊。原本青翠碧绿的乡村没有了树木的庇护,在酷烈的阳光下暴晒着,在呼吸着满是沙尘的空气。杞人想着昔日“小桥流水人家”的田园风光,只得倒吸一口寒气。
       杞人提着旅行箱逆水而上,来到了一片更加开阔的原野。他惊异不已:映入眼帘的满是鳞次节比的高楼,冒着黑龙的高大烟囱。走进街道,年轻人没有应有的朝气,显得老成持重;一个个中年人弯腰驼背,虽然衣着光鲜却是一副病态模样;老年人就更不要说咯,病恹恹的,连说话的力气似乎都没有了。街道上,满满当当的堆着生活垃圾,苍蝇成群结阵的叮着正在腐烂的丢弃物,发出兴奋的“嘤嘤、嗡嗡”的声音,不论大人还是小孩似乎对此情此景司空见惯,不足为奇了。“唉,麻木的人们!”杞人心里这样想。
       顺着已经硬化的宽阔街道,杞人边走边看,边走边嗅,街道似乎很久没有人打扫过。风过之处,焦黄的枯叶、生活的垃圾、废旧的塑料片、碎纸屑漫天飞舞,天空好似色彩斑斓。各种味儿交织在一起,刺激着杞人的泪腺和他的鼻孔,鼻涕、眼泪一齐挂在了杞人瘦削的面庞上。
       愈是往前行,臭味愈浓。走过街道的尽头,杞人来到了离街道十来千米的田野,看不见“稻花香里说丰年”的农家期冀之景。这时节应该是群山碧翠,满眼绿色,可方圆十几里的土地上,遍地枯黄的蒿草在微风中颤栗着,远处几棵高大的枯树静静矗立在没有生机的荒野之中,几只身着黑衣的乌鸦偶尔在它的枝头歇一下脚,然发出几声凄厉的哀嚎,又迅速飞走了。
      不毛的土地上,依然孤苦伶仃的站立着几棵枯树,静等黄昏的来临。在这如此荒凉的土地上,一座现代化的化工厂格外引人注目,和它遥遥相对的几棵枯树像一对孤苦无依的垂垂老者,没有一丝生气。只有化工厂高耸的冒着黑色浓烟的烟囱在不停的把废物抛向空中,还显示着有生命的存在。杞人渐渐的靠近了化工厂。装饰漂亮的工厂大门,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两个看上去并不和善的保安,全副武装,提着粗大的**来来回回游弋在大门外,似一双猎隼警觉的盯住来往的行人。
       杞人站在大门外,想看看里面在搞些什么。可是还没有呆上一分钟,保安就挥舞着**将他赶得远远的。不能看见厂里的情况,就围绕四周看看吧,杞人心里想。他绕到了工厂的后门,远远就听见哗哗的流水声。他走进一看,一个巨大的出水管道正喷涌着夹着臭味的污水,那污水顺着水道欢快的流向远方,赶去和小河水汇合。杞人睁着惊得奇大的双瞳,忘记了自己所在何方,抬头望望灰色的天空,再看看远处孤苦伶仃的枯树,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微风夹着臭味再一次扑面而来,杞人的头开始剧烈的疼痛起来,他用力拍拍自己昏沉的脑袋,想要摆脱恶魔般的梦魔一样,驾起“云靴”飞一样的逃跑了。他想:着地球上总应该有一个清洁的地方吧。
        杞人要去寻找一个清洁没有噩梦的地方。但愿天下有一个他理想的地方。

(四)
       天空灰暗,太阳被四周的烟尘包裹着,朦朦胧胧的。地上的热浪不断地向上升腾,天空就像一个硕大无朋的巨型锅盖,杞人如同一个被裹在里面的饺子馅,感到快要被蒸熟了,他抹了抹脸上的汗水,抖了抖浑身湿透了的衣服,把“云靴”调整到最高速,风掣电挚般的飞向他不知道名字的地方去。
       时间在流失,杞人飞越了一座又一座高山,飞越了一条又一条的江河,来到了一座城市的上空。杞人按住了“云靴”,从空中俯瞰:城市的街道上人口稠密,熙来攘往。车来车往,如同一只只蜗牛在缓慢的移动。虽然有许多的高架桥,但是也改变不了它异常拥挤的状况。一栋栋高楼直插云霄,楼顶上铺满了一层厚厚的黄沙和黑灰的混合物,看上去肮脏无比。繁华的都市潜藏着巨大的危机。
       杞人按住“云靴”的降落开关,身体开始慢慢的下降。就在他落地的一刹那,一阵狂风袭来,漫天的黄沙裹着黑灰铺天盖地而来。他从头到脚沾上了黄黑相间的迷彩,眼睛怎么也睁不开。只听“哐”的一声,杞人重重的摔倒在地。他痛苦的扭动着身躯,抬手使劲的揉了揉迷糊的眼睛,只见脚下被自己踏坏了的香蕉皮嘲笑自己似的卧在那里。远处,一个用铁丝拧住的垃圾桶木然的张着大口矗立在人们醒目的地方。
       杞人摸摸被撞得生疼的后脑勺,定定神站立了起来。他向前走了两步,弯腰拾起了嘲笑自己的香蕉皮,向那个饥渴的垃圾桶走去。抖了抖浑身上下的尘土,很快就消失在人流之中了。人群在向前移动,杞人好似被推着似的穿过了一条又一条街道,挤过了一个又一个的群体,漫无目标的游动着。汗味、汗味呛着他的鼻孔,他开始感到呼吸的不畅,胃里开始翻江倒海的折腾着自己,他又要逃离,逃离到能够自由呼吸新鲜空气的地方去。
       杞人下意识的按动云靴的“上升”键,一股气流迅速将自己升了起来。升了十多米高后,他感觉到呼吸不再那么紧迫了,但风里夹杂着苦涩的味儿,没有昔日那清幽甜美的味道。他想,也许走到城乡接合部空气会好许多吧。
       很快,杞人来到了城乡接合部,这里没有了城市的滚滚人流,也看见了久没有看见的一丝丝绿色,远处旷野矗立着少有的几棵树木,树木顶端挂着几片灰色满布的绿叶,多少还昭示着有生命的延续。杞人吸取了刚才的教训,在落地之时注意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形,然后才稳稳的降落下来。
      杞人开始在田野漫步,龟裂的土地,黄黄的禾苗稀疏的散落在干涸的土地上。可以想象雨水有日子没有光顾这片土地了。田野上,现代化浇灌设备孤独的站在那里,也没有为干裂的土地滴一滴甘露。水成了甘露琼浆。人们翘首以盼,期盼老天睁眼降甘霖。“轰”的一声巨响,村庄里的人们蜂拥而出,齐刷刷的抬头望着天空,天空依然没有降雨的迹象。杞人摇摇头,叹息一声,离开了这个干裂的村子。
       一路走来一路看,汗水又浸透了他的衣裳。他沿着河道上行,想找一点,哪怕一点点水。可是,干枯的河床在木然的晒着太阳,它袒露着泛白的肌肤,发出刺目的光辉。走啊,走,杞人来到了一个高大的水库前,登上水库大坝,硕大的水库已经露出了硬硬的库底,水消失得无影无踪。
       望望灰色的天空,看看脚下龟裂的土地。杞人没有心情游动下去了。他呆呆的望着远方,想象着从前怡然自乐的田园生活,再看看眼前光秃秃的群山,龟裂的土地,嗅嗅恶臭的空气。一种从未有的沮丧涌上心头。他开始为地球上的生灵们担忧起来。
       杞人拿出随身携带的超远程可视无线电话拨通了天庭雨水分配协调部办公室的电话,请求为这块干渴的土地分配一定的雨水,缓解这里的旱情,以解燃眉之急。接电话的办公室秘书小姐用嗲声嗲气的声音告诉他,一定转达他的建议给部长大人,尽快分配雨水。杞人还想把这里的情况说详细一些,可是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留下了“嘟嘟”的盲音。杞人心里真不是个滋味,他很想骂娘。可他又一想,何必呢,毕竟是我有求于人。他再次拨打电话,只听见话筒里传来“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不再服务区,请稍后再拨。”杞人气急败坏,举起电话就想摔下去,“他娘的,刚才还在通话,现在就不再服务区了。”他站在旷野,对着天庭大声吼叫起来。他实在忍无可忍咯!
       杞人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安顿好自己,等待天庭的回复。这是一个比水库更高的地方,站在这里可以远远看见灰色的城市概貌,近可以看见干枯的村庄。一间可以暂时栖身的破旧瓦房就成了他的临时居所。也许这所房子的主人早已融入到了喧闹的城市生活中了,杞人想。时光在分分秒秒的流失,等待的感觉实在难受,他不断的拨打电话,希望天庭有回音,可是希望渐渐的变成了失望,希望的渺茫让杞人逐渐丧失了信心,开始异常的浮躁起来。
       就在杞人感到求助无望的时候,他手中的电话骤然响了起来。他赶紧接听。部长用不紧不慢的官腔和他说:“你是杞人?天庭派你去干什么?你真叫多管闲事。你还要插手我们部门的事情?”杞人忙着解释,可是部长那里能听一个无名之辈的絮叨,继续道:“我们查阅了相关资料,你所在的那个区域不能降雨!”杞人顿时感觉到眩晕无比,他真为这里的人不平啊!可是他却无回天乏术。“嘟嘟”的忙音再次响起。
       杞人不甘心就这样失败了,他又一次拨打天庭雨水分配协调部办公室的电话,还是那个嗲神嗲气的小姐在接听。这次,杞人先发制人厉声呵斥道:“给我接部长的电话!”小姐听出了他的不满,很快就接通了部长的电话。部长说:“又怎么嘛,不是说清楚了吗?”杞人换了一种口气,那近乎哀求,甚至许愿给部长大人带一些地球人的特产,还给他一些钞票。最后,部长说:“好吧,分配给那个区域一些。”杞人感到还在梦中,使劲掐了掐自己的脸蛋,生生的疼痛。
       部长开始安排降雨的事情了。他拨通了雷公和电母的电话,要求赶紧给杞人所在地区降水,他们俩到也爽快,说:“多少钱降一毫米?”“按平常价格。”“不行,特殊情况嘛。要提高单价。”部长左说右说,雷公和电母就是不松口,事情就这样在双方的口水战中拖了下去。
       杞人哪里知道天庭的恶浊,污秽呢。他还在耐心等待雨水的从天而降呢。可是他不愿意坐以待毙,看着这片土地的人们饥渴而亡。他不停拨打电话催促。部长被催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他只好孤注一掷,将情况报告给玉皇大帝,请求圣裁。
       玉帝的圣旨迅速传真给了雷公和电母,他们知道被玉帝惩罚的后果,不敢怠慢。赶紧带领一班人马,架起降雨巨鼓,摆开闪电阵,准备降雨了。由于没有得到任何的好处,雷公和电母心中愤愤不平,恨恨的敲起了巨鼓,掀起了密集的闪电,手下的各大员不按照标准向大地倾泻雨水。一时间,天空中乌云滚滚,雷鸣电闪,巨大而密集的雨水稳稳地砸在干涸的土地上。
       杞人用手接了一点雨水,放入口中,酸酸的还夹着苦涩的味儿。他也没有多想,反正雨降下来了,我也要休息一下咯。
       那个最临时的住所,响起了均匀而厚重的鼾声。
(五)
        雨,下了两天两夜,大地喝足了雨水,空气中有了湿润的气息。同样睡了两天两夜的杞人也醒来了。推开破旧的木门,走出蜷缩已久的破屋,仰头呼吸了一口空气,湿湿的,酸酸的,苦涩的味儿依然如故。眺望远方城市里绝大部分的房屋有了一点鲜色,近看脚下的土地,他大吃一惊:原本平坦的原野,错落有致的农田出现了无以数计的大小陷坑,深的达数十米,浅的也有好几米。靠近大坑的枯树,农舍或栽倒在坑里,或歪在田野上,一幅被撕裂的场景凸现在杞人的眼前。杞人搔搔头皮,跌坐在了黄土堆上。
       杞人愣怔了许久,在他的心里始终想不通这里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张着空荡荡的眼睛望着眼前的情形,陷入了沉思。一种只有他能够听见的超速声音从远处传来,他惊奇的张大了嘴,那个曾经劝他不要担心天塌地陷的智叟G出现在他的视野里。智叟G向他走来,拍了拍杞人的肩膀,说:“在思考啥呢?”杞人回过神来,激动的说:“你看,我早就说过的事情就发生在眼前,怎么样?应验了吧!”智叟G不紧不慢故作镇定的说:“有什么嘛,不就是地上留下了几个大坑吗,不要大惊小怪的。我们先看看再说吧。”说完,赶紧用手抹了一把淋漓的汗水。
       原来智叟G因为劝说杞人有功,进入天堂以后很受玉帝的重视,把他安排到了天庭地球监理部做事,玉帝还封他为监地侯,协助部长监视地球的情况。可是他认为自己是玉帝的钦点,便目中无人,每天不是逛天庭娱乐城,就是在家中睡大觉,要么就是在办公室的电脑上打魔兽,要么就去茶馆喝茶聊天,反正不敢正事。部长要他汇报地球的各种变化情况,他都说“一切正常。”敷衍了事,虽然部长多次提醒,但他依然我行我素,玩得天昏地暗。
       一日,智叟G一觉醒来,他顺手拿出纳米中子探地镜想看看地球美景。不看不知道,一看真是吓一跳,只见地面无数的巨坑像被什么撞击的伤痕,空气里弥漫着刺鼻的臭味。智叟G一下子从温柔的被窝撅起,驾起“风云ITG”私家豪华飞艇,冲出南天门,直奔杞人而来。因为他知道,由于自己的疏于监管,出大事啦!如果不及时**,就有被打入十八层地狱的灾难降临自己的头上。智叟G一想起地狱之中阎王殿那阎王的形象他就浑身上下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禁自己哆嗦着打了一个寒颤。
      智叟G递给杞人一个仪器,上面写着“成因探测器”。杞人急忙向地坑走去,智叟G也急扑扑撵上去。他们拧开“云靴”降落开关,下降到了最大一个地坑的底部,选择了一个测点将仪器插了进去。几分钟之后,仪表盘显示出了检测结果:过度开采矿产资源,过度抽取地下水。他们又到了另一个地方检查,依然是这个检测结果。智叟G拉过杞人急急的商量着办法。一合计,他们异口同声地说:“找他们环境管理部门报告情况。”
       他们又一次驾起“云靴”奔向城市,在离环保部门口不远的地方降落下来,刚要调整好姿势的时候,一辆装满货物的大卡车疾驰而过,腾起遮天蔽日的灰尘,超大的排气管喷出黑色的烟雾,将智叟G冲出了好几十米远,然后重重的摔在了硬硬的街道上,昏死了过去。杞人急速的来到智叟G摔倒的地方,探了探鼻息,还有一丝气息在游荡。路人看到这种情形,急忙拨打了急救电话120,急救车很快将智叟G送进了医院急诊科。
       医院里人来人往,异常忙碌。每个诊疗室都挤满了前来就诊的人群,医生不停的诊断,口里还不停的告诉病人的状况。病人是走了一拨又来一拨,那看病的队伍犹如一条看不见尾巴的长龙,还在无限的延伸。医生给智叟G诊断以后,告诉杞人:“他是严重的脑震荡,必须住院治疗。”说完之后,医生又忙着接待另外的病人。
       杞人在医院的过道边找了一个临时病床安顿下了智叟G。看看住院部的数十层病房都挤满了睡着、站着的病人,楼梯间、过道里搭着自带的、医院加的宽窄不等的临时病床。一个个病人面色焦黄,枯廋如柴的身躯发出呼呼的呼吸声,皮肤上满是面积不等的黑色瘀斑。走下楼去,一个医生刚好走来,杞人一把拽住医生问:“这些人得的是什么病啊!”“皮肤癌!”说完之后就匆匆离去。
        “皮肤癌!”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呢,杞人不得其解。他好不容易挤出来看病的人群,飞速来到了装饰豪华的环保部,走进大厅,这里异常的清净。好不容易找到了部长办公室,敲了许久的门也没有反应,他索性推门闯入,正在和秘书小姐调情的部长大人怒吼道:“什么人?”杞人假装没有看见,说:“部长大人容禀,你们这里空气污浊,市民也在污染环境,郊区农村已无半亩良田也。……”还没等他说完,部长就不耐烦了。“给我滚出去,哪里来的混蛋,竟敢说我们这里的坏话,”他一边说一边掀动呼叫器,“保安,把我这里的这个疯子赶出去!”保安应声而至,不由分说连拖带拽将杞人轰出了环保部的大门。
       杞人连续在这座城市里找了好几个部门,他们不是推诿,就是不闻不问,或者借故离开。他像一个皮球一样被无情的踢来踢去。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他也心灰意冷了。放弃的念头在心里滋生,并且慢慢放大,逐渐成了支持他的离开这个世界的原动力。因为他再也没有精力去斡旋,去帮助这里的人们摆脱苦难。他的心被伤透了。
       街道上,虽然人来人往,此时的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前所未有的无助。他在挤满人群的街道上踽踽独行。
       风在狂叫,沙尘在飞舞,恶臭依然扑面袭人,……。环境还在继续恶化。
       杞人无可奈何地离开了装修华丽的大楼,繁华拥挤的街道,转身去了医院,守护那被无知人类击倒的智叟G。杞人对着病床上的智叟G心里默默祈祷着:早点好起来吧,我们好尽快离开这个污浊的世界!

尾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智叟G逐渐恢复了健康,但是也留下了一点后遗症,头还在晕。但是他们不愿意在地球上停留,想尽早返回天庭。杞人最后收集了一些空气、水样、土样带着。智叟G劝他说:“人类太不会珍惜自己的生存环境了。我们也无可奈何哦。你也不要把这些东西带回天庭,给自己找麻烦。”杞人不愿意听他的唠叨,打断了他的话头说:“我们曾经在这里生活过,就算是个纪念吧!”
        一夜无话,第二天他们早早地爬了起来,登上了高耸如云的住院部大楼的楼顶,准备启程回天庭了。杞人首先将自己的旅行箱放在地上,按动飞行舟遥控机上的“恢复”键,一架FBSP自动导航飞行舟矗立在了他们的面前。智叟G也复原了“风云ITG”私家豪华飞艇。一切准备就绪,他们各自拉开舱门,钻了进去。瞬间发动机器,腾空飞升,平行飞行到了地球的南极大陆上空,穿过约2000多平方千米的臭氧洞进入了浩瀚无比的太空。
      杞人没有来时的轻松和自在,更没有心情去欣赏太空的风景。只想加快速度回到天庭。智叟G一言不发,表情漠然的驾驶着自己的飞艇。看得出他的心里很不愉快,他将不知道回去之后玉帝会如何处置他,是否会被下地狱,是否会对他格外开恩。真是:神仙也有难处哦!
杞人驾驶的FBSP自动导航飞行舟和智叟G驾驶的“风云ITG”私家豪华飞艇在经过长途飞行之后,先后降落在了南天门外宽大的飞行器控制中心的机坪上,然后经过消毒、检疫、验明正身等手续之后才被允许跨入南天门。走出大门,四周冷冷清清,既没有仙花更没有欢迎的仙群,只有值日星官在那里迎接杞人的归来。
      杞人感激地走上前去要给值日星官一个拥抱,可是值日星官推开了他。笔挺地站在原地说:“我奉玉帝旨意,向你们传达:1.杞人立即回到玉帝办公室报到,准备报告调查情况及结果。2.智叟G马上到天庭监察部报到,接受询问,等待**。传达完毕。”然后一转身一溜烟不见了踪影。杞人苦笑了一下木然地走了,而智叟G在两个天兵的押送下到了他该去的地方。
      杞人到了玉帝办公室以后,主任告诉他必须加班加点写出详尽的报告,将呈送圣上御览。他不敢稍有懈怠,立即抓紧时间赶写报告。两天过去了,杞人写出来洋洋洒洒近十万字的报告。杞人在他的报告末尾部分写道:
       “由于地球人不注重环境的保护,二氧化碳的超量排放,大气中含量剧增;各大化工企业污水横流,不仅污染空气破坏环境,也使生态恶化,河中没有鱼虾,岸边寸草不生,海中浮游生物灭绝;机动车辆排放超标,城市一片混沌,臭味熏天;人类大量砍伐森林,过度开矿,过度开采地下水,氟利昂的过量使用、乱丢乱扔生活垃圾等都是造成环境恶化的罪魁元凶。”
      “各种威胁环境的气体大量排放,加剧了温室效应的愈演愈烈,直接影响气候的变化,暴雨、山洪、冰雹、雪灾接二连三威胁人类的生存;温室效应使地球两极的冰雪融化,海平面升高,城市被淹没。这些气体的巨量排放,直接消耗距地球20千米以上高空的臭氧层,臭氧的总量渐渐减少,太阳强烈的紫外线直接照射大地,人类患皮肤癌的人数剧增。”
     “各种危害人类生存的其他纠结在一起,发出阵阵恶臭,直冲云霄,上达天庭,威胁着天庭的安全。地球的安危与天庭的安危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如果人类还不警醒,沙漠化的进程将会加快,环境将无止息的恶化下去,人类将亲手毁了宇宙中这颗蓝色星球,人类也将永远从这个星球上消失。”
       杞人整理好报告,亲自呈递给了办公室主任。主任接到报告以后,迅速浏览了一遍,在报告上郑重地签上了自己的大名,很快转呈给玉帝御览。玉帝提起朱笔批示道:“传各部门研究**。”以后便没有了下文,似乎被众神仙遗忘掉了。
       有一天,天庭再一次漂浮着难以抵御的臭味,远比上一次更甚。众神仙记起了杞人的报告,赶紧拿出来研究。最后玉帝办公室主任召集各部首领共商对策,才有了下文。众仙一致决定发动一次对人类的惊醒行动,唤起人类珍惜生存环境的意识,延长这颗蓝色星球在宇宙中生存的时间。


———   完   ——
         2015年5月22日初稿
2016年9月25日修订


 楼主| 发表于 2016-10-8 17:2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敬请关注本作品,为娱乐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8 22:33:52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庭各个部门紧急磋商,为了确保天庭的空间不被污染,各部门官员联名玉帝,建议立即启动《天庭安全紧急预案》,并马上派人查清臭源,开启天庭二十四小时自动消毒系统,对各个区域进行全天候监控、消毒,以控制疫病在天庭的蔓延。”赞赏精彩作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9 17:01:18 | 显示全部楼层
他在人世间终于没有洗刷掉庸人自扰的名声,背负着异常沉重的思想包袱,睁着不瞑的大眼踏上了通往天堂的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9 17:0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悲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9 17:02:48 | 显示全部楼层
杞人迅速领取了包括《天庭通行证》在内的所有身份证明文件,到南天门告别了值日星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9 17:03:01 | 显示全部楼层
翠妍欲滴 发表于 2016-10-9 17:02
杞人迅速领取了包括《天庭通行证》在内的所有身份证明文件,到南天门告别了值日星官。

有意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9 17:07:14 | 显示全部楼层
于是他关掉舟载音乐机,打开随机携带的TV机,收看一下天庭电视台的节目,缓解一下旅途的寂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9 17:07:29 | 显示全部楼层
翠妍欲滴 发表于 2016-10-9 17:07
于是他关掉舟载音乐机,打开随机携带的TV机,收看一下天庭电视台的节目,缓解一下旅途的寂寥。

悠哉妙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9 17: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焦黄的枯叶、生活的垃圾、废旧的塑料片、碎纸屑漫天飞舞,天空好似色彩斑斓。各种味儿交织在一起,刺激着杞人的泪腺和他的鼻孔,鼻涕、眼泪一齐挂在了杞人瘦削的面庞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9 17:10:47 | 显示全部楼层
翠妍欲滴 发表于 2016-10-9 17:10
焦黄的枯叶、生活的垃圾、废旧的塑料片、碎纸屑漫天飞舞,天空好似色彩斑斓。各种味儿交织在一起,刺激着杞 ...

未来的世界模样,也太可怕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9 17:12:3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巨大的出水管道正喷涌着夹着臭味的污水,那污水顺着水道欢快的流向远方,赶去和小河水汇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9 17:13:29 | 显示全部楼层
翠妍欲滴 发表于 2016-10-9 17:12
一个巨大的出水管道正喷涌着夹着臭味的污水,那污水顺着水道欢快的流向远方,赶去和小河水汇合。

可恨的污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10 08:52:33 | 显示全部楼层
杞人要去寻找一个清洁没有噩梦的地方。但愿天下有一个他理想的地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10 08:58:25 | 显示全部楼层
杞人连续在这座城市里找了好几个部门,他们不是推诿,就是不闻不问,或者借故离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10 08:58:55 | 显示全部楼层
翠妍欲滴 发表于 2016-10-10 08:58
杞人连续在这座城市里找了好几个部门,他们不是推诿,就是不闻不问,或者借故离开。

官场腐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10 09:01:18 | 显示全部楼层
“由于地球人不注重环境的保护,二氧化碳的超量排放,大气中含量剧增;各大化工企业污水横流,不仅污染空气破坏环境,也使生态恶化,河中没有鱼虾,岸边寸草不生,海中浮游生物灭绝;机动车辆排放超标,城市一片混沌,臭味熏天;人类大量砍伐森林,过度开矿,过度开采地下水,氟利昂的过量使用、乱丢乱扔生活垃圾等都是造成环境恶化的罪魁元凶。”
      “各种威胁环境的气体大量排放,加剧了温室效应的愈演愈烈,直接影响气候的变化,暴雨、山洪、冰雹、雪灾接二连三威胁人类的生存;温室效应使地球两极的冰雪融化,海平面升高,城市被淹没。这些气体的巨量排放,直接消耗距地球20千米以上高空的臭氧层,臭氧的总量渐渐减少,太阳强烈的紫外线直接照射大地,人类患皮肤癌的人数剧增。”
     “各种危害人类生存的其他纠结在一起,发出阵阵恶臭,直冲云霄,上达天庭,威胁着天庭的安全。地球的安危与天庭的安危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如果人类还不警醒,沙漠化的进程将会加快,环境将无止息的恶化下去,人类将亲手毁了宇宙中这颗蓝色星球,人类也将永远从这个星球上消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10 09:01: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理有据的推断,绝不是危言耸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10 09:03:2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神话故事,一针见血指出社会存在的现实问题,有待地球人醒悟,杜绝污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10-10 22:02:23 | 显示全部楼层
“”雨,下了两天两夜,大地喝足了雨水,空气中有了湿润的气息。同样睡了两天两夜的杞人也醒来了。推开破旧的木门,走出蜷缩已久的破屋,仰头呼吸了一口空气,湿湿的,酸酸的,苦涩的味儿依然如故。眺望远方城市里绝大部分的房屋有了一点鲜色,近看脚下的土地,他大吃一惊:原本平坦的原野,错落有致的农田出现了无以数计的大小陷坑,深的达数十米,浅的也有好几米。靠近大坑的枯树,农舍或栽倒在坑里,或歪在田野上,一幅被撕裂的场景凸现在杞人的眼前。杞人搔搔头皮,跌坐在了黄土堆上。”赞赏精彩作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风起中文网二维码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风起中文网 ( 皖ICP备12012536号 )

GMT+8, 2018-12-15 18:04 , Processed in 0.190104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