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中文网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平安保险商城
搜索
热搜: 玄幻 言情 七夕
查看: 777|回复: 29

俺的春节记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2-4 11:07: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沧海飞鸿 于 2016-2-4 11:08 编辑

上班的路上,已经显得有些拥挤了,街上走着一群一群的人,他们在采买年货,肩上扛着阳光。空气中,年的味道,是越来越浓了。鼻子嗅到的,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无不与年有关。

我居住的那个小巷,常看到一个老妇人,坐在门前择菜。她家的门,对着巷口。每次进出都会点头一笑而过,并不多言。一日一日经过,就成陌生的熟识了。偶尔,我会想一想,她有孩子吧?她的孩子在哪里?

这些日子,她家檐下,渐渐丰富起来,有一串一串灌好的香肠,还有风着的鸡腿。一日已走远,却听到身后的对话声,是她和街坊吧,那边问,儿子回家过年吧?这边答,是哩是哩,小孙子他们也都一起回来呐。语气是喜不自禁的。

  笑。那些香肠啊鸡腿啊,原都是爱的守候呢。

我的老家在河南的一个乡下,故乡的年事是抹不掉的记忆。
村庄的冬天是热闹、忙碌的,那时的雪很多,多是从临近冬至,已开始落下,第一场、第二场、第三场……冬至一过,转眼功夫,便到了腊八、祭灶,接着便是年下,一场场飞雪夹着一桩桩年事,密密地排满了整个腊月。甚至有些年,到了红杏已闹枝头时,那雪还不觉得尽兴,在冷不丁的来一场,与你缠绵、流连,让你念念不忘。

就在我换上棉袄、棉裤没几天的一个晚饭后,阴冷的西北风一阵紧似一阵的从村中穿过,直刮得立在村头的那些光秃秃的树干“咣咣”地响。猪从圈里爬起来,一趟趟地从门口的草垛上往窝里拖着干稻草,鸡早早地歇了笼……母亲说,要下雪了。我仰头望着天空,期待第一片雪花从天上飘下来。
当第一场雪真的飘过,村庄的年事就奏响了序曲。 首先是做年豆腐。一勺勺涨发得鼓胀饱满的黄豆填进磨眼,随着磨盘“呼呼”的转动,白花花的豆渣流出来,煮豆浆、捞豆皮、打豆腐,瞬间,一粒粒坚实干硬的黄豆就化为清香、松软的美味。紧接着,杀年猪、扫房子、祭灶……一样样、一件件,把年味酝酿得滋味浓稠。

腊月二十三小年以后,家家都要对庭院内外进行彻底的大**。我们那里叫“扫房子”。一大早父亲就开始行动。一根长长的竹竿,上拴一把笤帚,被父亲举着。父亲仰着头,由房间到堂屋,一通猛刷,屋顶、墙壁、墙旮旯被刷个遍。就没见过那么多尘土飞扬啊,满屋子乱窜,调皮着,迟迟不肯落下。空气中满是尘士味。

这时候,母亲的头上,蒙着毛巾,只露出两只眼,像撒哈拉沙漠里的女人了。她愉快地给父亲打下手,擦家里的床、门框,还有所有的箱箱笼笼。那些塞满旧物的抽屉,被母亲一个一个**出来,放果子的果盘,喝茶用的杯子,甚至,母亲的陪嫁——一面小铜镜,也被放到水里。所有的物件,都被擦得亮晶晶的,让人再舍不得用手去摸。我们在尘埃里跑进跑出,头上粘着吊吊灰了,衣上沾着灰尘了,都不去管它的。空中,到处飞着阳光的白羽毛。
过了小年,各家开始忙着蒸火烧、馒头、豆包什么的。母亲便把放在橱顶上冷落一年的蒸笼拿出来清洗。它上面积满尘埃。母亲从井里打出一桶一桶的水来,就着淡淡的阳光,很仔细地刷洗。空中,有荻絮若有似无地飘过,偶有喜鹊,在光秃秃的树丫上叫两声。瑟瑟的冷。我的心里,却溢满欢喜,像充了气的气球,只一松手,就要飞了。我知道,新年到了。

和面粉的活计,都是父亲干。父亲的衣袖会卷至肘部以上,露出粗壮有力的胳膊,几十斤的面粉就在他手里渐渐变得绵软。母亲在灶下烧火,旺旺的火苗映红了她的脸,我和哥哥挤在母亲脚边打闹着。等到屋里飘满了云雾似的水气,等到诱人的香味顺着烟囱飘上了房顶,父亲说,好了,出笼!松软雪白的馒头就拿在了我们的手里,我和哥哥顾不得烫,便急急地往嘴里送。清冷的夜,一时间变得热闹起来,满屋的祥和,年味在弥漫。

除夕前一天,当鹅毛片似的大雪铺天盖地飘下的时候,父亲正挑着箩筐从几里外的集市赶回来了。筐里有崭新的年画、火红的鞭炮,还有写春联用的一卷大红纸,他随手递给我和哥哥说,今年的春联就由你俩来写了。我们心里一点也没底,不敢接那红纸,也不敢说话,红着脸,悻悻地往旁边退去了。母亲在忙着杀鸡、宰鸭,冻得通红的双手在水里麻利地忙活着。一只只褪了毛的鸡、鸭白生生地挂在廊下的木钩子上,引得卧在粮囤里的大花猫一骨碌爬起来,仰头对着廊上“喵喵”直叫,母亲抠了一团鱼肠子扔出去,骂道,真是个馋东西。

大年三十早上,爸爸起的很早,把写好的春联贴在擦的铮亮的大门或旁门上。那时有门就有对联,有窗就有横批,连车棚、马棚,猪圈、鸡窝都贴对子。各家装点的喜庆多彩,焕然一新。人们抬头见喜,出门见喜,欢乐祥和洒满家家户户。母亲则忙着做年饭,(中午的饭称为年饭)午饭后,大戏就要上演了。嘣嘣嘣,几乎家家户户都能听到这样的铁刀剁上案板的声响。家家都在剁饺子馅儿。母亲也展开阵势,先把父亲买回来的那块肉剁了,肉剁好了,就盛在父亲喝汤用的洋瓷碗里。然后就开始剁煮好压碎的萝卜。嘣嘣嘣,嘣嘣嘣的声音听着就让人快乐。

除夕夜,灯火通明,香烟不断,一家人围坐在一起,边包饺子边谈古论今。那时的饺子,说是肉馅的,却是极难吃出肉味儿来。肉价高,极难买上许多;萝卜白菜却是自家地里种,不要钱,便狠命的加。到最后,饺子吃到嘴里,已是完完全全的菜饺子。但依然觉得,那时的饺子最香。
晚饭后,屋里屋外,香烟缥缈,院子里摆上供桌,一家老小接连给祖先磕头跪拜,祭祖敬老,感恩祈福之情尽现其中,家庭的传承也在这一叩一拜中维系着生生不息的牵连。这一叩一拜也是对中华传统行大礼的纪念,----这一环节为年味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交子的爆竹,震醒了沉睡的大地,春天来了,人们踏着喜悦,开始了新的一年。

那时的春节,有雪。除了雪,其实,还有很多东西,是如今的春节没有的了。如今,吃饺子,馅儿几乎是清一色的肉;如今,吃饺子,什么时候想吃随时都可以包起来吃,甚至还有速冻饺子;如今,在这城里过年,也只余下吃饺子了。如今的年,几乎在无雪落下,饺子也越来越没有记忆的味道。
那时春节的飘雪,是村庄最精美的年画,时常在我眼前暖暖地绵延;腊月里的年事,是村庄最动人的抒情诗,经常在我耳边柔柔地吟唱。



发表于 2016-2-6 19: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6 19:09:19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不错,可以发到散文文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2-6 19:09:33 | 显示全部楼层
正在搜集出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3-15 14:46: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最爱儿时的春节,那样的欢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3-15 14:46:19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一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3-15 14:46:2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3-15 14:46:3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3-15 14:4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2 09:47:32 | 显示全部楼层
就喜欢俺这种朴实无华的字眼,嘻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2 09:47:56 | 显示全部楼层
家乡二字一读起来,就觉得动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5 09:14:35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不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5 09: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赞赞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5 09:15:04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5 09: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感动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5 09:15: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7 18:3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春节的飘雪,是村庄最精美的年画,时常在我眼前暖暖地绵延;腊月里的年事,是村庄最动人的抒情诗,经常在我耳边柔柔地吟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20 10:13:54 | 显示全部楼层
春季过年一起是吃好的热闹热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20 10: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是家人团聚的时刻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20 10: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忙碌了一年终可以休息一下与家人团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平安车险
平安人寿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风起中文网 ( 皖ICP备12012536号 )

GMT+8, 2019-1-21 21:58 , Processed in 0.145472 second(s), 20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